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Tycutio】最佳損友(短完)

《最佳損友》

CP:Tybalt Capulet/Mercutio Escalus

私設,原作腦洞,傻白甜。

可能有點戀童描寫(吧。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Nico提包xJE毛球。

他們屬於莎翁,OOC屬於我。

 

*

 

  街坊耳語道,Escalus親王的宅邸裡多了一個小男孩。

  年方七歲的Tybalt Capulet為此感到好奇,在舅舅及舅媽於晚餐桌上提出帶他去拜訪親王的提議時,他沒有多猶豫就答應了。

  這就是他第一次見到Mercutio Escalus。

  此之前,他只見過親王兩次;第三次,親王後邊跟了個小男孩,拉著親王的衣角,有點羞怯。

  夫人向Tybalt介紹男孩是親王的外甥,名叫Mercutio;同時告訴他以後要跟他好好相處。

  Tybalt試著朝男孩微笑了下,對方眨眨眼,也回了個微笑,然後放開舅舅的衣角,跑到Tybalt面前:「你叫什麼名字?」聲音軟軟甜甜的,像是棉花糖。

  「我叫Tybalt。」

  「Tybalt——!我們是朋友了。」Mercutio立刻宣布,接著伸手拉住Tybalt的右手,「來,我帶你去花園看看,有很多漂亮的花。」

  Tybalt被他突如其來的示好弄得不知所措;後來他才知道Mercutio是因為父母被仇家暗算身亡而來到維洛那的舅舅家,且母親在他面前斷氣。他一定很孤單吧,Tybalt忍不住想。

  在幾位大人的默許下,兩個小孩來到了花園。遠遠的有兩個僕從跟著。

  Mercutio比Tybalt小兩歲,話都沒有說的很清楚,卻對花園裡的各類植物如數家珍;他一一介紹,Tybalt聽得似懂非懂,只覺面前的男孩笑得可真甜。

  甜得入心。

  他們成了最好的朋友,甚至有了個(他們認為)專屬的會面地;生長在仇恨中,Tybalt從未想過他能有個非Capulet的朋友,事實上,他根本不認為自己能有個朋友。

  Mercutio有股特殊的魔力,讓Tybalt不自覺被他吸引。

  他是人見人愛的維洛那小王子,卻對Tybalt另眼相待。Capulet的長輩們對兩人這樣的關係相當滿意,有了王室做靠山,他們與Montague更有競爭的資本。

  Tybalt不願他們的關係變成大人的工具,但Mercutio總是使Tybalt無法拒絕。

  當Mercutio第一次敲響窗戶時,Tybalt著實嚇了一跳。

  12歲的Mercutio卷髮披肩,眼中光芒閃動。

  Tybalt打開窗,Mercutio蹦蹦跳跳地跑進來,往床上猛的一坐——接著痛得齜牙咧嘴。Tybalt的床很硬,不像他在家裡的柔軟,一用力自然撞得疼,Mercutio覺得他的屁股肯定淤青了。

  「笨蛋。」Tybalt嫌棄道,卻還是在抽屜裡摸索了一陣,拿出一罐藥膏丟給Mercutio。

  Mercutio笑嘻嘻的接過,「幫我看看屁股有沒有怎樣吧?」

  「誰想看你屁股。」

  「疼死了,我自己又看不到。」

  Tybalt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下意識就想拒絕,明明他們都是男孩子,沒什麼好避嫌的,不過是舉手之勞,他卻直覺會很危險。

  說著Mercutio已經把褲子拉了一半下來,白嫩的臀部有個指甲蓋大小的瘀傷在右上方。Tybalt只粗看了一眼就移開了視線,不願細想鼻腔那股熱意從何而來,歸結於少年血氣方剛。

  「那兒,右上。」

  Mercutio嗯了聲,旋開藥膏的蓋子,沾了點藥往瘀傷所在地塗去,他慢慢的抹開白色的藥膏,臀肉因為他的按壓顯得彈性十足。

  Tybalt自始至終都沒有再把視線放回Mercutio身上過,一直到他穿回褲子,他才緩慢轉回頭。

  「你怎麼來了?」Tybalt終於逮到機會問話。

  Mercutio噘起嘴,表情委屈:「舅舅兇我。」

  Tybalt幾乎笑了出來,親王可說是把這個小外甥寵上天了,要說兇,不及他父親對他的萬分之一——背上的好幾道鞭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然而對著Mercutio,他說不出什麼嘲諷的話,沉默著揉了揉對方的卷髮。

  「所以我今晚能在這過夜嗎?」Mercutio順著他的動作晃了晃頭,滿眼期待。

  「行。」Tybalt回應,「不過我的床很硬,不比你家裡的軟。」

  「我剛才見識到啦——無妨,我才沒那麼嬌氣。」

  你就是有那麼嬌氣。Tybalt就他剛才看到的,在心裡反駁。

  得到允許的Mercutio脫掉外衣,踢掉靴子,爬上床,盯著Tybalt,似在催促他也趕緊上床來。

  這不是他倆第一次一起睡了,不過那是十歲以前的事,而且都是在Escalus宅邸,Mercutio還是首次在Capulet家留宿。

  Tybalt躺下後Mercutio很自然的像小時候一樣抱住了他的手臂,Tybalt猶豫了會,最終沒有掙脫。

  ……當然,隔天早上他的手臂痠麻的幾乎感覺不到是後話了。

 

  十五歲是個尷尬的年紀。Tybalt亟於展現自己的成熟,卻栽了跟頭。他似乎總算學會了仇恨,父親曾指責他因為那個Escalus的小子而軟弱,他不願Mercutio受到如此冤枉,他們做了八年的朋友,Mercutio是他在日復一日的訓練中唯一的港灣。但他必須在家族中取得地位,才不會像他可憐的母親一樣遭人唾棄。他寧願任孤單吞噬,也不願把家仇族恨帶到Mercutio身上。

  他拒絕了Mercutio的生日宴會邀請。生平首次。

  Tybalt別開臉,不去看那人失望的表情,不留情面的轉身離開。Mercutio叫了好幾聲他的名字,他沒有回應。

  Mercutio再也沒來找過他,而他從Capulet的一些同齡人聽說,Escalus親王的外甥與Montague的兒子越走越近。

  一瞬間被背叛的憤怒湧上心頭,他衝出Capulet宅邸,跑到親王府邸,重重的敲門。

  開門的是他熟識的一個女僕,通常她都會熱情的歡迎他的到來,但她現在的表情卻有點微妙。

  「少爺現在不在,Tybalt少爺。」

  「他去哪兒了?」Tybalt質問。

  女僕沉默了會,低頭呐吶回答:「和Montague家的Romeo少爺及Benvolio少爺出去了,究竟去哪裡我也不太清楚。」

  Tybalt的怒火更盛,他拼命告訴自己深呼吸以免失控,欲走卻遠遠聽見熟悉的聲音。

  他停住腳步,惡狠狠地瞪著走來的三個人。身著紫色的Mercutio夾在Romeo和Benvolio中間,眉飛色舞地講些什麼。

  「噢——這不是我親愛的Tybalt麼!」Mercutio看見他,止住了話題,挑起眉毛,表情是Tybalt熟悉又陌生的戲謔,因為曾經在他面前,Mercutio不會露出這個表情——代表厭惡。

  「Mercutio!」Tybalt眼中幾乎要噴出火焰。他不懂為什麼Mercutio在短短幾天內就能和別人要好的彷彿他們才是青梅竹馬一般,又或是他為什麼露出了厭惡的表情;Tybalt覺得自己真是可笑至極,他珍視著的友情,原來對Mercutio而言只是笑話麼?

  「Oui?」Mercutio似乎享受著Tybalt憤怒的樣子,繼續用輕佻的語氣回應。

  「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他低吼,像隻被侵犯領地的豹子。

  「那麼我很期待那天的來臨。」Mercutio神情不變,甚至誇張的彎腰致意。

  Tybalt的靴子重重敲在維洛那的石板道路上,宣告了一段友情的結束。

  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分道揚鑣。

 

  「Tybalt、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Juliet手中捧著一小束紫色的花朵,眨著眼睛,神情天真可愛。

  不知怎地Tybalt莫名的又想起了Mercutio,他甩頭把那人的身影趕出腦海。

  「這是……鳶尾花。」——花語是絕望的愛。Tybalt把第二句話吞進了肚子裡。Mercutio之前強拉著他四處認的花花草草居然派上了用場,他悲哀的發現自己竟然受那個小瘋子影響那麼深。(*)

  「鳶尾花,真好聽的名字!」Juliet咯咯笑著,「我喜歡它們,我想帶些回去送奶媽和爸爸媽媽。Tybalt,你能幫我拿一些麼?」

  她彎身,摘下幾朵隨風搖曳的鳶尾,Tybalt接過它們,接著空出一隻手牽住了表妹柔軟的手。Juliet朝他笑著,眼神清澈,不帶一絲雜質。

  她笑起來可真好看。Tybalt決定,他不會讓這張可愛的小臉上出現悲傷的神情。

 

  維洛那是個小地方,Tybalt有時在路上走著走著就碰上了Mercutio。對方自從跟Montague的渾小子混在一起後,就越來越不知檢點,看看那身衣服——紗質的袖子開了洞,兩段藕臂就這樣大喇喇地露出,白的晃眼。要是Mercutio還是他的朋友,他早就逼著人換身衣服了,身為王室竟如此藐視禮儀,Tybalt真心覺得當年的他實在是少不更事才會和Mercutio當朋友。

  Mercutio每次同他巧遇,總會上前戲弄他一番,好幾次惹得Tybalt忍無可忍,拔劍要求決鬥。Mercutio當然不會拒絕,兩人就這樣在大街上打了起來。諷刺的是,當初兩人打劍術基礎時,彼此對練的次數不下數百次;他們太了解對方了,因此決鬥常常是平手收場。

  不過今日的Tybalt特別暴躁,也特別不按過去的套路,Mercutio一個閃神,手臂被劃開了一道口子,幸好傷口不深,包紮後沒有大礙。沒多久Mercutio就收到了Capulet家送來的舞會請帖,結合前兩天表兄Paris去Capulet提親的事,他大概猜得出來Tybalt何以如此難以自制。

  Mercutio與朋友們自詡為無所畏懼的世界之王,為了鼓舞鼓舞為情所困的Romeo,他們參加了Capulet的化裝舞會。

  Tybalt在二樓,Mercutio一進來他就注意到了,即便戴著面具,那頭卷髮他是絕不會認錯的。既然Mercutio來了,那Montague的渾小子肯定也在——可惡的Montague,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子下大搖大擺地闖進來,羞辱Capulet!

  Tybalt向舅舅控告Montague傲慢的行徑,伯爵只是揮揮手,不去理會。Tybalt仍是憤怒,他走到舞池,看見表妹居然和Montague的其中一個混帳跳舞,他正要上前分開兩人,卻被Mercutio一把抓住手腕,拉著他跳起了舞。Tybalt奮力掙扎,Mercutio不屈不撓,兩人僵持著,沒有人注意到正在細訴情話的另外兩位仇家兒女。

  等到Mercutio終於放棄糾纏他,Romeo早已不知所蹤,Tybalt看著面前的人朝他扭了扭屁股,還送了個飛吻,差點按捺不住掐住他的頸項的欲望。

  他就是殘暴,但他又有什麼辦法?自小生長在仇恨中,又被唯一的好友背叛,他連Juliet都不敢多碰觸——即便她是照耀著他的光。他不得不。為了生存,他不得不戰鬥。

  誰也沒有想到,Juliet和Romeo竟然愛的如此熾烈,甚至偷偷去神父那兒證了婚。

  Tybalt憤怒的帶領一群人去Montague家的地盤尋釁,迎出來的是Mercutio和Benvolio。

  Benvolio就是個和平主義者,與唯恐天下不亂的Mercutio不同;後者一見是Tybalt,興致一下就上來了,他的眼中滿載瘋狂,貼近Tybalt,說著只有他們倆才懂的胡話,嘲笑他連心愛女人的身體都不敢碰觸,尖銳的言詞撕裂他多年以來盡力隱藏的傷口,終於在最後一句——

  「我真後悔與你做過朋友。」

  Tybalt再也忍無可忍。朋友?他還有資格提朋友?明明是Mercutio先背叛的,卻來指責他?

  他抽出匕首,繞過勸架的Romeo,往Mercutio的側腹刺去。Mercutio的笑聲戛然而止,他抬手環過Tybalt的背,似在擁抱著他,貼到他耳邊道:「我親愛的貓王子,你真是天底下最傻的人。」接著猛的推開他,摀著側腹的傷口跪倒在地。

  匕首從Tybalt的手中滑落,他愣愣地看著Mercutio在Romeo懷中失去氣息,直到Romeo發狂似的朝他衝來他都沒有回過神。剛才被他用來奪去Mercutio生命的匕首沒入他的體內,再次抽出時也帶走了他的生命。

 

  「Tybalt、Tybalt——怎麼還沒醒?」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Tybalt心頭一震,猛然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Mercutio的笑臉——不是諷刺的,而是小時候那樣真誠的。

  他們不是都應該死了麼?Tybalt環顧四周,發覺這裡是Capulet家族的墓室。

  「這裡是死後世界——剛才死神小姐告訴我的,你別不信啊,待會你出去就知道了,這兒除了我們和偶爾造訪的死神小姐以外沒有任何別的人。」Mercutio的笑容甜的就像當年初識那個五歲的小男孩,雙眼亮亮的。

  Tybalt的大腦還處於當機狀態,任由Mercutio拉著他的手,帶他跑出黑漆漆的墓室。

  外頭果真如Mercutio所說,一個人影也沒有。Tybalt花了十秒鐘處理現在的情況,原來傳說中死神的花園,就是他們生前的家鄉?

  只有他們兩個的世界……Tybalt想了想,發現自己居然不感到厭惡。或許Mercutio仍在他心裡佔有一席之地,還是在少數的、好的那一邊。

  「以後就是你和我了,貓王子。」

  「既然如此,我們先把所有事情解釋清楚。」Tybalt始終無法釋懷Mercutio的背叛。

  「需要什麼解釋呢?Tybalt,你果真是天底下最傻的人。」Mercutio捧著他的臉,一邊笑一邊說,眼角泛出了淚花,Tybalt下意識地想要幫他抹掉。「我——」他忽然放緩了聲調,「我愛你呀,從我有記憶開始就愛著你了。」

  Tybalt沒有說話,他低頭,吻上了小瘋子的脣。

 

/End.

 

*鳶尾花同時也是07年動畫版羅茱兩人的定情信物

 

瞎叨叨:

一直很好奇提包為何這麼討厭毛球,畢竟毛球又不是藍家的人,就算他和藍家親近,也還算是個偏中立的角色,不然紅家也不會發舞會請帖給他(好吧可能是只要不姓Montague的都發了23333)。原著中關於提包劍技的描寫是從毛球來的,班班倒不是很了解,除了他們的確打過很多次,會不會有更深的原因?反正我是覺得這倆人肯定有什麼過去(。)再結合提包兩首solo的歌詞「曾被背叛」、「從小就想殺了你」,開個CP濾鏡就產出了這篇orz想講的東西滿多的,礙於筆力不夠……(。)簡單來說就是兩個人從小互相喜歡,毛球比較早發現自己的感情,又覺得提包喜歡小茱,寧願毀掉兩個人的友情也不想只以朋友的身分相處,就藉提包因為家庭因素動搖時「背叛」了他,兩個人就此各行其道,此時提包十五、毛球十三。失去朋友的提包變得更加難以相處,只有(當時)十一歲的小茱不怕他,所以提包才會說他從十五歲就開始喜歡小茱了,大概這樣(?)毛球的心理轉折很不清楚對不起55555以後應該還會繼續寫這種背景的文,自己設定完好喜歡wwwww想再多寫一點表兄妹和RMB (#)

【Tycutio】Inducement(短完)

ABO,有私設、懷孕情節。

請走這裡→https://shimo.im/docs/0P5n3Ga7YlwptJf8

【Tycutio】咱們湊合吧(短完)

《咱倆湊合吧》

CP:Tybalt/Mercutio

如此鄉村風的名字真是對不起(土下座)

死後世界的設定不嚴謹,我只是想讓他們上床(。

OOC……嗎?



  Tybalt是先一步恢復意識的。他發覺自己躺在棺材板上,有些迷茫。被Romeo捅了那刀後,他應當是死了的。但意識清晰,甚至能自由活動的身體都讓他覺得奇怪。隨即他又感受到:他沒有心跳。他確定了,他的確死了;這裡或許就是傳說中的死後世界,別稱天堂或地獄,端看個人生前品行。

  Tybalt覺得,這兒應該是地獄。

  一轉頭,他的仇人——Mercutio竟然就躺在他旁邊、另一片棺材板上。這下他更加確定了,這裡就是地獄。

  他和Mercutio一起下了地獄,多麼荒唐。

  Tybalt起身離開了棺材板,此時Mercutio也睜開了雙眼。

  「——Tybalt?」

  Tybalt嘴角揚起一抹諷刺的笑:「歡迎來到地獄,Mercutio。」

 

  「地獄」的樣子跟維洛那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一片死氣沉沉,除了他們兩個再也沒人——或許不該稱之為人了,他們已經死了。

  「所以,就是你和我了,Tybalt。哈。」Mercutio在探查過後,兩人站在廣場中央時,下了個結論。

  Tybalt連個眼神都沒給他,「若是你想要報仇,我隨時奉陪。」

  「說什麼呢,以後就是我們兩個了——相伴永生永世。」Mercutio瞇起眼,高舉雙手轉了個圈,「在這空蕩蕩的維洛那,Mercutio和Tybalt——永遠!多麼有趣的結果!」

  Tybalt可一點也不覺得有趣,與仇人相伴——這就是上帝給他的懲罰。

  剛才在與Mercutio探查城市的同時,他觀察著這個小瘋子的一舉一動,內心仍是帶著厭惡,不過他也只能接受事實。他得試著與Mercutio和平相處,即便他生性好鬥,即便他從小就仇視著Montague,也無法每天和人吵嘴、甚至決鬥,還是在所處地僅有他們兩人的時候。何況Mercutio本來就不是Montague,他只是那該死的Romeo的好友。

  「Mercutio。」他盡量平靜的開口,「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試著……放下仇恨。」

  「仇恨?根本沒有什麼仇恨!」Mercutio用他一貫的語氣說,「是你在作繭自縛,Tybalt。」

  聽見這句話,Tybalt驚愕地把游移的視線轉到Mercutio身上。對方還是那樣玩世不恭的表情,朝他吐了吐舌頭,隨後抬腳跑進了Montague家族居住地其中一棟房子,從陽臺探出身子,作了個鬼臉。

  Tybalt決定把剛才對Mercutio增為零的好感再次降為負值。

 

  再互相敵視的兩人,在朝夕相處下,定會有休戰的時候。而且Mercutio似乎並不怨恨Tybalt殺死了他——他擁抱死亡如同擁抱自己的情人。

  地獄沒有時間流動,永遠停在兩人因決鬥而死的那時。時間已經變得沒有意義。

  對Mercutio而言,這樣的日子實在太無趣了,他只能以戲弄Tybalt為樂。

  Tybalt正在樹下練劍,猝不及防,Mercutio從樹枝間倒掛了出來,顛倒的臉在Tybalt眼前瞬間放大。

  他們的距離很近,鼻尖幾乎相觸。不知怎地,兩人就這樣停頓了很久。

  「Tybalt,我們來決鬥吧。」Mercutio在長長的停頓後提議。

  Tybalt自然奉陪。

  死都死了,也不必擔心受傷,兩人攻勢凌厲,最終還是Tybalt技高一籌,劍尖抵住了Mercutio的頸子。但Mercutio沒有放下武器,炙熱的眼神彷彿在說快把劍刺進來吧。Tybalt盯著他揚起的白皙的頸子,覺得這個人真是瘋的可以,卻意外的……還算有趣。

  他把劍往前推了點,Mercutio的表情更加興奮和愉悅,用眼神催促Tybalt再把劍往前個幾寸、刺入他的脖子。

  Tybalt卻突然收回了劍,Mercutio明顯失望極了,不高興的看著Tybalt。

  「瘋子。」Tybalt嗤笑。

  「瘋狂乃是吾愛。」Mercutio同樣笑著回應。

 

  過了不知多久,「地獄」迎來了兩位新成員。

  ——或許不該稱之為地獄了,因為那兩人是絕不會下地獄的的。

  當遠遠的看見Romeo和Juliet挽著手走來時,Tybalt只覺痛苦難當。

  他們兩人仍是年輕的模樣,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這對愛侶在如此青春的年華逝去?他的表妹、他小心翼翼捧在心上疼的人,為了一個Montague放棄了她的生命。

  Mercutio同樣的並不高興。能再次見到好友,他是開心的;但這也代表他在大好年華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Tybalt——!」Juliet朝他小跑過來——噢,那動作真是可愛極了——Tybalt和Romeo同時想。

  Juliet撲進Tybalt的懷裡,用力的抱了他一下;Tybalt猶豫著要不要回應,Juliet很快的又放開了。她現在是有夫之婦了,不能與其他男性太過親密,即使是親愛的表哥。

  「Juliet……」Tybalt神色哀傷。

  Mercutio則是一會大笑著說你沒了我果然不行,一會又為摯友之死悲慟的哭泣。

  Juliet再次依偎在Romeo身旁,兩人十指緊扣。雖然經歷了一番波折,但他們終於可以相伴到永遠。

  說也奇怪,自從Romeo和Juliet來到後,太陽開始東昇西落,再次有了白天和夜晚。

  但四名少年少女仍是容貌不改。

 

  當晚,Mercutio聽見Romeo的房內傳出充滿愛意的低語和少女的嬌喘。

  他決定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漫無目的地遊盪,等到回過神,他已經走到了Capulet的府邸前。

  Mercutio知道Tybalt的房間在哪裡,他走到塔樓底下,Tybalt正好在陽台上眺望遠方。他喊了聲Tybalt的名字,對方低頭看了眼,說了句:「上來吧。」

  Mercutio沒費太多力氣就爬上了陽台,他隱隱約約覺得另一邊的兄弟也曾這樣爬過別人的陽台。

  Tybalt的房間跟他本人一樣——無趣,據Mercutio的說法。書桌上蠟燭尚未燃盡,擺放著幾本書。被單被一絲不苟的折好。

  「我剛剛在Romeo的房間外聽見很有趣的聲音呢。」Mercutio歪了歪頭,嘴角帶笑。

  「那又如何?」Tybalt神色冷靜,但Mercutio知道他在按捺怒氣。

  「我很好奇,貓王子,」Mercutio換了個稱呼,句尾音調微微上揚:「你有和男人翻雲覆雨過麼?」

  Tybalt挑眉看他。

  Mercutio逐漸走近,太近了——他幾乎是貼到了Tybalt的胸膛,低喃道:「那是與女人截然不同的……極樂。」

  Tybalt抬手捏住了Mercutio的下巴,強迫他抬頭與他對視。Mercutio的嘴脣微微張著,就像……在索吻一般。


短小的車。


  破曉。

  Mercutio睜開了眼,Tybalt的睡顏就在眼前;睡著的他少了戾氣,更多的是被隱藏的溫柔。

  他小聲說了句:「Mercutio和Tybalt。永遠。」然後埋到Tybalt的懷裡又閉上了眼睛。

  沒多久,Tybalt睜開眼,低頭親了親Mercutio的額頭,聲音帶著笑意,低喃了句:「傻子。」

/End.


未來的某日——

M:有點懷念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呢……

T:嗯?

M:在廣場做多刺激!

T:現在也可以啊。

M:不,Romeo還是個孩子,給他們看到就不好了。

【诸葛孔明科普向】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Curry蛋炒饭:

占tag抱歉




借游戏的东风,诸葛孔明又火了起来,


作为武侯粉,看到诸葛亮名下1万+的tag,真的感动到热泪盈眶


但在吃粮的过程中,也非常遗憾的感受到,


很多小伙伴们对葛公的认知仅仅停留在一个非常基础的水平





  •  说道诸葛孔明,脑海当中是不是马上浮现“空城计”“借东风”“草船借箭”?


  •  再加上一个教课书要背的“出师表”?





但要知道的是:


“空城计”“借东风”“草船借箭”都是《三国演义》里面的情节,


《三国演义》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是中国第一部长篇章回体历史演义小说


小说小说,小说情节是源于历史而非真实的历史


 


历史上的诸葛亮可不是小说里的那半个神棍,


他远远不止这些。


 



  • 他是优秀的政治家、外交家、军事家,


  • 他带领数量只有敌国数分之一的将士打的敌国只敢龟缩防守


  • 而且史书记载身高一米八几 长的又高又帅




那如何尽可能的了解一个历史人物呢?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去读正史,


但话又说回来,现在跑去啃《三国志》之类的正史也不太现实。




在这里精心整理了大神回答的知乎十四问,都有理有据有史实佐证,


真心希望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了解一下,


 


——历史上的诸葛孔明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为什么武侯祠的香火可以连绵千年不断


 


有些回答有点小长,但都写的很好,可以码一下做睡前读物_(:3


------------------------------------------------------------------------------------




PART 1 走进诸葛孔明


 


第一问:诸葛亮在三国演义里真的是被神化了吗


《三国演义》里面诸葛亮到底被过誉到了什么程度?


 


第二问:可怕!这些才是真正的粉圈大佬


为什么诸葛亮在古今,民间有那么高的知名度? 


 




PART 2 武庙十哲连轴换 你诸葛爸爸永远是你诸葛爸爸


 


第三问:葛公的军事才能


诸葛亮的军事才能怎么样?


 


第四问:葛公的军事地位


为什么诸葛亮能进武庙?(推荐一下前两答)


 


第五问:PK一下司马懿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军事能力,实际如何? 


 


第六问:PK一下郭嘉


郭嘉的十胜十败论比诸葛亮的隆中对更强吗,为什么?






PART 3 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问:先看看文章的意义和价值(推荐一下前两答)


为什么三国时期有那么多文学家,在后世流传最广、知名度最高的却是诸葛亮的《出师表》?


 


问:再来复习一下文章结构


《出师表》应不应该退出中学课本?


 


 


PART 4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问:刘备得诸葛亮前后有哪些方面的变化,致使他最终摆脱之前的困顿,成就一方霸业?


 


问:三国时期刘备集团为何会失败?客观评价诸葛亮隆中对三分天下的战略是不是有误?


 


第十一问:诸葛亮为什么一直坚持北伐?(可以随便翻翻)


 


第十二问:诸葛亮想过谋反吗?




第十三问:出山是一生最大的失误(可以随便翻翻)


诸葛亮的人生抉择和行事可以说有重大失误或败笔吗?


 


 


PART 5 .


 


第十四问:如果和庄子辩论「子非鱼」的是诸葛孔明,会发生什么?


 


------------------------------------------------------------------------------------


感谢翻到这里小伙伴!!希望此时的你也变成了一个大写的武侯粉x


 


也希望以后不会再有


——“为什么喜欢诸葛亮?”


——“因为游戏里面人设长的帅啊”


这样的情况出现了。


 


同时也想稍提一下,


虽然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武侯,


虽然只是平行世界里的人设,


但毕竟也顶着诸葛亮的名字,


真的写到娇唇/柔躯/弃妇/矫情梗的时候,能够再稍微三思一下orz


浑身难受啊……对他好一点,他值得更好的


 ------------------------------------------------------------------------------------


作为看到最后的福利


再推荐一波其它影视动画的武侯视频:




【三国演义】(09经典动画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40262/


【真三国无双MV】蜀相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1869/


【94版《三国演义》群像】御龙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12403/


【葛叔丞相】牵丝戏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061220/


【小伙伴补充安利】09动画 燃向 江山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502832


(做的这么好没什么人气没天理啊!!!)


【再补一发】【新三國MV】出师表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09114/




欢迎转载~




PS:感谢小伙伴捉虫!据考究三国时期的一尺是现今的24.2cm,所以葛公身高八尺是193.6cm左右,是一个身高一米九几的大帅比x

Huajian ZHOU:

冬夏黄山

P1 青龙涧 20160706(夏)

P2 飞来石 20160118(冬)

P3 群峰顶 20160707(夏)

P4 排云亭 20160706(夏)

P5 清凉台 20160707(夏)

P6 光明顶 20160119(冬)

P7 群峰顶(熊大版)20160707(夏)

P8 西海 20160117(冬)

P9 白鹅岭 20160119(冬)

一组色彩协调实践栗子,直方图明度平均值由上到下递增。中间潜水小半年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д`)┌    前后时间跨度太大了,导致修完最后一张时看最早的已陆续发现各种小BUG=。=    另外作为游客两季5天匆忙拍摄大致就这样了...

关于上次的长文不是教程,只是想法,绝大部分手法我自己已经不用或依赖了(比如lut),以后也不会单独写教程

P7看了熊大版本太久暂时想不出更好的方案orz.....

【桓易】而全世界都放起了煙火(短完)

《而全世界都放起了煙火》

配對:桓易

套路與被套路,悶騷天蠍的戀愛故事。

校園AU,設定走這。

用生命OOC。

文末強行點題請注意。

時間點在《撩熊攻略》前,所以沒有Te,但還是有小小打了個醬油www

*

  暗戀是件很憋屈的事。易柏辰深刻體認到了這句話的涵義。尤其是身邊還有一對對情侶的時候,憋屈加倍。

  所有人都知道,他暗戀馬振桓,只有那人渾然不覺,一點也沒有不自然的表現,照樣跟他打鬧、說冷笑話,甚至摟摟抱抱,根本不顧慮他的感受。

  他會藉口找呂鋆峰或彭昱暢,到高二的教室只為多看馬振桓幾眼,雖然那人大部分時間不太說話,但光是他聽人說話專注的神情就讓易柏辰覺得一切足矣。

  但他始終不敢表白。

  第一次夢見馬振桓後,他才算是真正初嘗情動滋味。於是當馬振桓如同往常拍他的肩時,他僵硬得幾乎動不了,耳根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紅色。

  圍觀眾人心照不宣地交換眼神,當事人馬振桓卻似是毫無察覺,依然自在的和易柏辰聊天、說冷笑話。

  篤信星座的許名傑腹誹:悶騷的天蠍,又在套路小孩。

  在其他人眼中,馬振桓一言不合就上手,根本是在暗戳戳吃易柏辰豆腐;一開始還很拘謹,只有搭肩,後來馬振桓的手越來越不安份,現在已經可以順手摟腰了。

  而易柏辰還是那副呆呆愣愣的樣子。

  真是一齣好戲。哥哥們準備了爆米花和板凳,熊梓淇和連晨翔甚至開了賭局,賭兩人什麼時候在一起和誰先告白。

 

  今天好像還是很喜歡馬振桓呢。

  易柏辰在日曆上畫了個愛心,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便準備要出門上學。

  「誒,柏辰,等一下,」易媽媽叫住他,「這個便當你記得拿給振桓。」

  易柏辰接過,和媽媽道再見。

  他家和馬振桓家其實就在對面,不過馬振桓是在他國三時從加拿大搬回來的。易媽媽和馬媽媽十分投緣,兩家也順帶的熟絡起來,易媽媽也會在馬家夫妻出差時給馬振桓做便當。

  馬振桓是糾察隊,要提早到學校站崗,所以沒和易柏辰一起上學。易柏辰也是糾察(被王以綸拽進去的,因為那裡有他男神林子閎,不過易柏辰發現馬振桓也在後便也心甘情願的留下了),但他真的沒法早起,只好站下午的放學崗,所幸只要沒什麼事馬振桓都會等他一起走回家。

  馬振桓是正門組長,因此易柏辰總是走正門,即使他的教室離校園另一頭的側門更近一些。

  馬振桓直挺挺的站著,目不斜視,偶爾登記幾個服儀違規的學生。帥氣的模樣讓易柏辰內心的少女又跑出來做亂了,他急忙告訴自己他可不是風田。他朝值勤的馬振桓露出燦爛的笑容,對方沒有回應——不能回應,被學長(尤其是羅弘証)看到了肯定要捱罵——但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得到關注的易柏辰心滿意足地走到了教室。

 

  一下課,易柏辰就去當了外送小弟。

  老師拖堂,易柏辰只好提著便當在外面等。馬振桓從窗戶瞥到了易柏辰的身影,嘴角彎起了淺淺的弧度。

  好不容易下課了,易柏辰一陣風似的衝進高二教室,直奔馬振桓。

  「馬振桓你的便當——」

  班上的人都已習慣這個小高一沒大沒小的說話方式,其中有些人也跟他挺要好,易柏辰還因為年紀和可愛的樣貌擄獲了不少學姐的母愛。

  「要叫學長,」馬振桓沒好氣的強調:「我可是你的組長。」

  易柏辰吐了吐舌頭。在值勤和訓練時他會乖乖改稱呼,但私底下他才不管這麼多。

  「我媽還叫你今天晚上來吃飯。」易柏辰附註。

  馬振桓點頭,正想順便搭個肩吃豆腐時,易柏辰轉身無視熊梓淇找彭昱暢玩了。

  「Evan你好糗哦。」剛進教室的連晨翔見狀嘲笑。

  馬振桓臉黑了一半,彆扭的坐回位置上準備下一節課。

  「別說哥不幫你,繼續悶騷下去人都要被拐跑了,學學老趙同志,三個月就把人搞上手,你跟易恩都認識快兩年了,怎麼還是只能偷吃豆腐?」連晨翔繼續說。

  易恩就是易柏辰,小時候他因為名字被取了不雅的綽號,為了顯示出自己的與眾不同,他特別洋氣的取了個英文名,但老實說,他的英文程度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你個沒談過戀愛的別出餿主意,易恩還只是個孩子。」馬振桓的視線飄到了熊梓淇身上又飄了回來。

  「喂,好歹我也是校草之一好嗎?跟我告白的女生已經可以用打來計算了。」連晨翔不太服氣,他只是眼光高,並不是沒人要。「誒對,最近是不是有新的遊樂園要開幕了,聽說有摩天輪哦。」他一拍手,想到了一個主意:「你可以跟易恩一起去玩啊。」

  「就我跟他兩個?不太合適吧。」馬振桓有點猶豫。兩個男生獨自去遊樂園坐摩天輪?怎麼想怎麼奇怪。

  「不然叫上其他人?可是這樣你跟易恩可能就沒什麼單獨相處的機會了。」連晨翔想了想,以他對易柏辰的了解,在這種團體出遊的活動,他一定會去黏著風田、彭昱暢或王以綸,不敢去找馬振桓,因為他慫。

  馬振桓思考了一下。他和易柏辰認識有一段時間了,沒有意外的話,易柏辰肯定也是喜歡他的,只是馬振桓怕他逃避才一直沒有告白,如果太急躁,嚇到易柏辰,到時連朋友也作不成就得不償失了。

  算了,還是再試探看看吧。馬振桓結論。他有時真是謹慎過度。

  「沒關係,我會自己找機會。」

  「那我晚上就去弄票囉,別反悔。」

 

  連晨翔效率快得驚人且品質極高,隔天就弄到了十三張全天VIP票,數錢一樣的捏在手上,惹來不少注意。他先去高三找黃偉晉,再把邀請易柏辰和高一其他學弟的任務交給了馬振桓。

  於是那天放學,易柏辰值勤完後,就看到滿面春風的馬振桓倚在柱子上笑著看他。

  他笑得真好看啊。易柏辰忍不住想,臉頰有點發燙。

  「學長今天心情很好哦?」他半調侃地問。

  「對啊,因為晨翔這週末請我去新開幕的遊樂園玩。」馬振桓故意把話只說一半,觀察易柏辰的反應。

  聽見馬振桓的話,易柏辰的嘴角不自覺的往下掉,突然覺得馬振桓燦爛的笑容有些無法直視,便低頭盯著自己的球鞋。

  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吃醋都吃得這麼明顯。馬振桓心情大好,眼中笑意越發濃厚。

  易柏辰沒注意到馬振桓的表情,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

  馬馬他……真的喜歡晨翔呀……易柏辰一顆熾熱的心如墜谷底,只想趕緊回家抱著棉被大哭一場,悼念他逝去的暗戀。

  恍恍惚惚地走到了家門口,沒回應馬振桓的道別,易柏辰逕自進門,母親叫他也沒理睬,失魂落魄的走進房間,關上門,撲到柔軟的床舖上,蜷縮成一團。

  他的腦子亂哄哄的,胸口難受得像是有塊沉甸甸的石頭壓著一樣,讓他呼吸困難。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妹妹敲門催他吃晚餐易柏辰才稍稍回過神,雙眼泛紅地下樓。

  易媽媽何時見過兒子這般狼狽的樣子?她放下手中的湯勺,拉起易柏辰的手焦急的問他怎麼了。

  「辰辰,你怎麼了?眼睛怎麼紅成這樣?跟媽講講,好嗎?」

  易柏辰沉默了好半晌,才悶悶的說:「我……失戀了。」

  「啊?我們家辰辰那麼帥,哪個女孩這麼沒眼光?」易媽媽心疼地拍著兒子的背,輕聲安慰。

  「他不是女生。」易柏辰甕聲甕氣地說。

  易媽媽稍稍震驚了一下,腦海中浮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是……振桓?」

  易柏辰極小幅度的、點了點頭。

  易媽媽又震驚了。在她看來,馬家兒子是很喜歡自家兒子的,對門夫妻也說過從未見過馬振桓這麼在意一個人,難道是她看走眼了?瞧兒子失意的模樣,易媽媽知道再安慰沒有太大用處,只是讓他自己好好想一想。

  易柏辰確實自己好好想一想了。他心裡還是很酸,不過已經調整到不會躲著馬振桓的狀態。

  失戀就失戀吧,馬馬那麼優秀,肯定喜歡的是更優秀的人,他一成績平平,二沒了不起的才藝,馬振桓會喜歡他才怪。易柏辰這樣告訴自己,能繼續當朋友就很好了。雖然看似想開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前幾天躲在被窩裡大哭了一場。

 

  星期六的早上七點鐘,易柏辰被手機鈴聲吵醒。

  「喂?」他帶著輕微的鼻音說,剛才迷迷糊糊的,沒看來電者的名字。

  入耳的是馬振桓悅耳的聲音,易柏辰一個激靈直起身子。

  「早安popo,還沒起?會來不及的。」

  「來不及什麼?」易柏辰困惑的問。

  「去遊樂園啊。」馬振桓的語氣理所當然。「我已經在你家樓下了。」

  這下易柏辰完全清醒,跳下床兩步踏到窗邊,往下一看,果然馬振桓修長的身影映入眼簾。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的易柏辰對著手機大叫了一聲「馬振桓你這個壞蛋!」便掛掉電話,衝進浴室洗漱更衣,抓起背包奔下樓,而馬振桓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他家沙發上和易爸爸聊天,氣氛融洽。

  易媽媽從廚房探出頭,念叨:「辰辰你也真是的,和人家約出去玩還睡過頭。」瞄了瞄視線落到易柏辰身上的馬振桓,那雙眼睛分明滿滿的柔情似水,想到易柏辰前幾天的可憐樣她不禁有些不解。

  看見易柏辰下樓,馬振桓很有禮貌地起身準備告辭。

  「注意安全,玩得開心。」易爸爸樂呵呵說道。

  易媽媽塞給易柏辰一袋零嘴,又叮嚀了幾句。

  馬振桓和易柏辰一前一後出了門。

  一出家門,易柏辰立刻抱怨:「馬振桓你很壞誒,話都不說清楚,害我誤會那麼久,東西也沒準備。」知道馬振桓不是和連晨翔出去約會、而是兄弟們一起出來玩後,易柏辰心情好了很多,嘴角不受控地往上翹。

  「我以為Riley有告訴你?」馬振桓無辜地眨眼。

  易柏辰盯著馬振桓的側臉,忽然覺得,他似乎還有那麼點希望。

 

  兩人走到了捷運站,正好碰見了同樣在等車的林子閎和許名傑。

  「弟弟們早安。」許名傑笑瞇瞇地打招呼。

  林子閎非常酷的只是點點頭。

  「話說晨翔還真厲害啊,新開的遊樂園他就搞到了這麼多張票,還是VIP。」許名傑半是開玩笑地說,「看來這條金大腿沒抱錯。」他聳聳肩,一旁的林子閎相當配合地笑了幾聲。

  半狀況外的易柏辰聞言睜大了眼睛,臉上寫滿了崇拜。「他們家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之前好像有聽他說過是外企?我也不太清楚。誒Evan你去過他家嗎?他家是不是豪宅啊?」許名傑很有興趣的問。

  馬振桓確實有因為做團體作業去過連晨翔的家裡,「印象中是挺大的,還有管家。」

  聽到有管家,易柏辰露出嚮往的表情。

  幾個人聊天的當口,車子到了;一上車,又巧遇了風田、王以綸、趙志偉和呂鋆峰。

  「子閎學長!」王以綸一看見男神就雙眼發亮,一個箭步衝上去要抓他衣服。「真是太巧了!」

  林子閎微微退後避開他的攻勢,同時一隻手攬住許名傑的肩膀穩住身形,順便揩個油。

  王以綸早料到林子閎的反應,他這個人除了許名傑外不太讓人碰的,不是什麼稀奇事了。況且,他和林子閎其實關係不錯,也一起出去玩過幾次。

  馬振桓注意到易柏辰似乎有要去找風田的意圖,假借車廂擁擠站到了他的面前,兩人離得極近,幾乎胸貼著胸,弄的易柏辰耳朵瞬間紅了。

  呂鋆峰看戲看得那是一個興奮,湊到許名傑旁邊低聲說了些什麼,接著帶著奇怪的笑容對視。

  風田和趙志偉兩個大個子見沒人搭理他們,便自顧自地聊起天來。

  遊樂園所在地不遠,幾個站就到了。

  八人浩浩蕩蕩地朝已經在門口等候的羅弘証、黃偉晉、連晨翔三人走去,沒多久,熊梓淇和彭昱暢也抵達了。彭昱暢神情不太對勁,眾人瞥見他頸上細小的紅痕,猜中了七七八八,對於熊梓淇的禽獸行徑在心底鄙夷的「噫」了一聲。

 

  進了園區,彭昱暢和易柏辰直指雲霄飛車,還搶了第一排座位。

  然而一趟下來,易柏辰卻進了廁所吐得昏天暗地。

  好不容易舒服了點,一出來卻只見馬振桓一人。

  「子閎學長、名傑學長、Riley、風田、彭彭和Dylan去看遊行了,弘証學長、偉晉學長、晨翔、志偉和大峰去紀念品店了。」馬振桓一一交代其他人的行蹤,其實大部分都是藉口,要給兩人製造機會。

  易柏辰既緊張又歡喜,連連晨翔都走了,就留他和馬振桓,他突然意識到說不定自己前幾天是誤會了。

  「那我們……」馬振桓剛要開口,就被易柏辰豪氣干雲地打斷。

  「再玩一次!」

  「你剛才吐了……」馬振桓想勸。

  「我不信我征服不了這小小的雲霄飛車!」易柏辰宣誓。

  於是馬振桓陪著易柏辰又再玩了一遍,這次易柏辰狀態非常好,還要再上去一次,被馬振桓阻止了。

  易柏辰瞧他臉色蒼白,便不再提,跟他在一邊的椅子上休息了一會。

  接下來兩人又四處走走玩玩,心照不宣的誰也沒說要去找其他人。

  到了飯點,易柏辰立即喊餓了。進了最近的一家餐廳,沒想到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是王以綸和風田。

  「其他人呢?」馬振桓問。

  「子閎學長和名傑學長不知不覺就脫隊了,熊老師和彭彭在點餐。」王以綸回答,把兩人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

  果然很登對。他想。

  等到熊梓淇和彭昱暢端著餐盤回到座位,易柏辰罕有的沒有黏到彭昱暢身邊,雖然也有一半原因是熊梓淇卡在了兩人中間。

  幾人邊吃邊聊,熊梓淇突然說了一句:「我聽名傑學長說,偉晉學長的表弟要從上海回來?」

  「我也有聽說,好像要轉學過來。」馬振桓接話。

  「那他幾年級的啊?」易柏辰很有興趣的發問。

  「應該是二年級吧。」馬振桓應。

  「唔,那我們得好好關照一下……」彭昱暢自言自語。

 

  接下來幾人共同決議,往鬼屋前進。

  因為是新開幕,所以無論哪種設施排隊的人都非常多,尤其是幾個本來就熱門的。六人排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到隊伍前端,而工作人員要求他們兩個兩個一組,後一組比錢一組慢幾分鐘進去。

  沒有絲毫討論的,王以綸拉著風田率先衝了進去。熊梓淇彭昱暢第二組,馬振桓易柏辰殿後。

  「popo會怕就抓我的手。」馬振桓很認真的說。

  「誰會怕啊?」易柏辰反駁。

  「那就當我會怕好了。」馬振桓說完,拉起易柏辰的手。

  易柏辰瞬間全身僵硬,耳根紅透。

  他跟馬馬牽手了?

  思緒完全紛亂的易柏辰根本沒注意鬼屋裡究竟有多少亂七八糟的玩意,一門心思全放在他和馬振桓牽起的手上。

  直到出了鬼屋,馬振桓放開他的手,他才回過神來,對於其他人調笑的目光有些不解。

  再來是(對馬振桓來說)此行的重點——摩天輪。

  途中他們經過了個打靶的攤位,獎品臺上放著大大小小的玩偶。

  「彭彭你要哪個?我幫你贏過來。」熊梓淇有模有樣的挽起袖子。

  彭昱暢於是指了那隻最大的泰迪熊。

  「我也要。」馬振桓強勢介入,他知道易柏辰一向喜歡軟乎乎的東西,不過不太好意思說出口。

  「呃……算我一個。」風田被王以綸推出。

  「決鬥吧!」熊梓淇舉起玩具槍,biu biu biu三彈,兩個靶心,一個在第二圈。

  風田第二個,成績不差,全在第二圈。

  最後輪到馬振桓,他看了易柏辰一眼,拿起槍,有種神槍手的氣勢——三彈全中靶心。完了還特別中二的吹了下槍口。

  「馬振桓你好帥啊!」易柏辰忍不住喊。

  馬振桓朝他粲然一笑,從老闆手中接過泰迪熊後,就交給了易柏辰。

  「送你。」頗霸道總裁的語氣。

  易柏辰歡歡喜喜的接受了,抱著半人高的泰迪熊小表情十分得意。

  彭昱暢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了另外一隻小一點的熊;風田則是選了個兔子玩偶。

 

  這間新開幕的遊樂園就是打著最高摩天輪的名號,吸引了不少人前往一探究竟。

  天色已經黑了,遊樂園內只剩買了星光票的遊客,幾人拿的是連晨翔給的VIP票,所以也能待到晚上。

  他們運氣不錯,恰巧碰上最後一次的遊行時間,不少人都去看遊行了,遊樂設施的人並不是很多。

  摩天輪車廂內,馬振桓和易柏辰相對而坐。

  「今天玩得開心嗎?」馬振桓開口。

  易柏辰抱著對方送他的泰迪熊,笑得露出淺淺梨渦:「超開心!」接著像是發現什麼一樣驚奇:「馬馬你看,那邊在放煙火。」

  馬振桓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遠處的空中,煙火在空中爆開,色彩絢爛。

  越接近最高點,馬振桓就越焦慮。

  早在幾天前他就下定了決心要在今天表白,為此他昨夜輾轉反側,但早上一看見易柏辰,緊張感頓時煙消雲散,然而臨到關頭,他的緊張免不了又回來了。

  深吸了一口氣,馬振桓開口:「易柏辰。」

  正在看煙花的易柏辰回頭,似是疑惑為何馬振桓突然叫了他的全名。

  馬振桓身子往前傾,縮短兩人的距離。

  「我喜歡你。」

  他一字一頓的,像是當年學中文的時候,說出了這四個字。

  無與倫比的喜悅在易柏辰心中炸開,他腦中似乎也放起了煙火,整個人暈乎乎的。

  「馬馬……」他結結巴巴要說話,馬振桓卻握上了他的手。

  「我喜歡你。」馬振桓又重複了一遍,「你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易柏辰趕緊回答,「我最喜歡馬馬了。」他回抓住馬振桓的手,不是之前在鬼屋帶點玩笑性質的虛握,而是真真切切的十指相扣。

  馬振桓的身體又往前傾了一點,雙脣碰上了易柏辰的脣瓣。

  此時外面遊行正達最高潮,最大最亮的煙火在空中爆開,幾乎照亮了整個夜空。

  也照亮了正在擁吻的兩個身影。

/End.

終於寫完了(倒

無名將真是特別好聽啊QQ

還有明明忠超應該是官配(不)popo看著馬馬的眼神還是如此深情……

时间切片新手向至中级阶段——进阶向后期教程(附带小图PSD下载)

Air&N2·Saunato:

从2014年4月某天突发奇想的开始拍时间切片,不知不觉半年了,这个项目也要接近尾声了,随着经验、技术的不断积累,博主终于从一个渣渣中的粉末进化到现在的渣渣中的渣渣了╮(╯▽╰)╭总之还是依旧毫无存在感的稀有气体君,弱渣一头。那么这个阶段博主对时间切片的理解日益复杂化,同时,后期工序也更加繁杂,前期拍摄手法稍有改变。


 


——————————前言——————————


 


先说明以下几点:


 


 



  1. 博主废话很多,这个教程很细很长很晕,觉得太长不看的请自行离开。


  2. 未经博主许可,严禁,务必不要在lofter站外转载。


  3. 这篇文章是进阶向教程,一些非常基础的东西能略过就略过了,所以在问非常初级的问题时,最好先去翻翻【新手向教程】。



 


先附上本人早期写的新手向时间切片前、后期拍摄+制作教程(附带小图PSD下载):http://ken-cyf.lofter.com/post/2397e1_11d727c


 


如果还没接触过时间切片就看到这个教程的朋友请【务必】先看以上这个新手教程,虽然新手向教程里的后期方式在这个阶段已经没多大价值,而且羽化【删除】这个非常低灵活性的方法已经完全被羽化结合笔刷、各种方式创建的蒙版所替代。


 


但是这个方法依旧非常简单有效,【尤其是前期拍摄部分】现在阶段仍然适用,适合刚刚练习,没有多少创意思路的新手们去练习,以及时间切片所有需要用到的软件、硬件介绍。


 


——————————中级阶段的前期注意事项——————————


 


废话说完了,进入正题。


 


1.初入门道的定义:当你拍摄切片时候不再为机位如何设置,色温、曝光、以及拍摄时每组间隔应该多少而烦恼时,你已基本入了时间切片的门道,所以这里这个教程就不多赘述前期拍摄方式了,新手向里面写的几近详细,只补充一下几点。


 


2.关于堆栈技术的结合:博主拍时间切片时候必然会用到堆栈,因为它不仅能模拟慢门去人,降噪点,最关键是它能达到一种控制画面的能力,也就是说动静结合,例如这阶段博主最常见的切片表现手法,光轨搭配一些静态的人、鸟、飞机之类的,至于如何去做不做赘述,半岛雪人前辈说的够详细了,不是本教程重点,附上链接,自行学习之:http://www.starstail.com/StackMask.htm


 


3.关于时间规划:拍摄期间我会使用定时快门线4S左右一张,拍2-3分钟,为一组,一般7-10分钟后下一组,最好看天色决定,火烧云出来了,管他间隔多久都得拍啊!至于间隔期间干嘛呢?很简单,收集素材,一些有趣味的人、飞过的鸟、飞机、枫叶什么的,还有光轨,总之时间切片是关于时间的故事,只是天色光比变换远远不够吧?


 


4.出行问题:我之前说过,干这事儿最好一个人,摄影毕竟是门孤独的艺术(→_→当然你也得是在做艺术的事儿),带基友聊天容易分心根本没心思拍照,带猪队友会踹到你脚架,带女朋友,别闹,有这闲情雅致拍切片浪费青春浪费浪漫的机会,还不如好好留份回忆,时间切片这东西毕竟还是穷屌文艺光棍打发时间用的,恩,什么方面都没,穷的只剩日落日出了。


 


——————————中级阶段的后期方式——————————


 


博主为啥这么痴迷时间切片到差点忘记了本行,以至于被各种曾经因为我拍纪实而关注俺的大神们取关了呢?


 


因为有一种创造的快感,虽然非常耗费时间和劳累,前期拍摄+路上就要花费4个小时左右,后期往往5、6个小时最多高达20个小时过,但是确实很有趣╮(╯▽╰)╭


 


扯远了,这次以上周花了三个晚上才折腾完的《Albert Bridge——时光之旅》为例,因为精力原因不可能还原,只能简陋一些讲讲大体思路。


 



  1. 置入图层






5张素材5个图层顺序分布,日落(婴儿车),


 



日落中——日落后,




路灯下的老人,



夜晚+虚焦,




路中间的光轨。



2. 规划:先不急着后期,进行一下画面规划,按照从左到右的日落——入夜顺序进行划分,


日落图层:需要用到的是左侧大面积火烧云,但是靠近桥部分的云彩一般,那部分舍弃,婴儿车,一部分的左边桥支架,路灯


日落中——日落后图层:中部的云,左侧靠近桥面的火烧云,代表白天的左侧桥面,以及一部分桥支架起到过渡作用


老人图层:老人+倒影


夜晚虚焦图层:右侧桥支架,一部分路面护栏,路灯和代表黑夜的天空


光轨图层:中间区域的路面光轨,右侧路面,中部天空白天向夜晚过渡。




3.初步建立蒙版:之前博主渣渣中的粉末战斗力,竟然会一直用删除的方式来划分切片,以至于每次出错都没法挽救,容错率太低,蒙版着实能提高很多的容错率以及灵活度。





a.使用套索工具框选日落图层,再羽化400像素(羽化值视你图片总像素大小而定,并不是我羽化400就都是400了),大概这样,然后用笔刷来细化处理。



PS:蒙版黑色代表被遮盖,也就是说黑色代表不显示,白色反之。


 


细化处理的思路:左侧火烧云尽量保留,靠近桥部分擦除,婴儿车那一块保证图层透明度,桥保留一部分透明度用于过渡,路面不是很好看,舍弃。


 


选择画笔工具选择100%透明度100%流畅度,黑色,涂掉靠近桥部分的云,和路面,然后同样设置,换成白色,把婴儿车刷回100%图层透明度,用60%透明度的白色笔刷刷一部分的桥和左侧火烧云,大概效果。




b.同样方式,对日落中——日落后套索工具选出大致范围,羽化400像素,建立蒙版。





c.用蒙版把老人图层中的单独老人擦出来。



d.由于虚焦会让图片稍微偏移,稍微移动一下图层对齐桥主体即可,并且套索选出夜晚虚焦图层大致范围,羽化400像素,建立蒙版,并且用笔刷擦掉一部分路面,一部分天空,以及一些细化过渡,大致效果如图。





那么初步效果图就是这样了,




可以看出来光轨有点奇葩,还有等待下一组的时候拍到的一些额外的鸟啊之类的素材还没用上




细化处理:a.路面光轨部分,需要针对日落中——日落后这个图层进行处理,100%透明度笔刷擦出光轨,蒙版如下,





感觉光轨太多,去掉左侧那些多余的,



左侧靠中部人行道有点乱,用日落图层来盖,顺带把路灯擦出来




找出堆栈用的素材中的单张,抠出两只鸟




那么基本上一张中阶向的时间切片就完工了,剩下的只是更多地吹毛求疵,以及放进LR之类的后期软件里回炉罢了。


附上最终成果图。




——————————后记——————————


其实时间切片前后期都不算难,也不复杂,主要还是考验耐心吧,


附上百度网盘小图PSD,切记羽化像素别盲目跟着400走,另外此PSD严禁商业用途,谢谢合作。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pJz92u3 密码: rjdh




以及感谢各位对渣渣博主的厚爱,谢谢。



【晨熙】撩熊攻略(短完)

《撩熊攻略》

配對:晨熙

傻乎乎的連總。

校園AU,設定走這。(稍微修改了點晨翔的設定)

其實我只想寫第一句(靠

用生命放飛自我的OOC。

標題與內文不符,要撩到熊的先決條件是你是連晨翔(不

*

  連晨翔每天早上都會被自己帥醒。

  身為連家繼承人,自小衣食無虞,想要的東西沒有一樣得不到,顏值又高,跟他告白過的女生少說有兩打,簡直是人生勝利組的最佳典範。

  如同往常,他睡到了九點多悠悠轉醒,悠哉洗漱完後,十點快半才踏進了校門。這樣明目張膽的犯規也只有身為校董兒子的他才做得出來了。

  拉開教室門,連晨翔嗅到了股不尋常的味道。掃了教室一圈,他看見了名陌生的少年。

  白淨的皮膚、卷卷的頭毛、閃亮的雙眼——簡直就是天使下凡。連晨翔覺得心底有塊地方被擊中了,突然很希望每天不是被自己帥醒,而是被這個少年美醒。有生之年第一次,他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

  甩甩頭,連晨翔裝作若無其事地踱步到座位旁邊,努力不把目光放到少年身上。入座後,他回頭戳了戳後桌馬振桓的手臂,順便偷看下天使。

  「誒,他是誰啊?新來的?」

  馬振桓點頭,「他自我介紹時你還沒到,名字是陳向熙,可以叫他Teddy。」

  連晨翔在默默咀嚼了這兩個名字。Teddy,泰迪,果然像隻小熊可愛;陳向熙,真好聽啊,向著光明,而他連晨翔便是那初升的光芒,多麼相配。

  於是他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攻略陳向熙。

 

  然而,一向是被人追的連晨翔從未將心比心過,於是開始煩惱起要怎麼讓陳向熙對他有個好印象。

  因為是轉學生的緣故,陳向熙下課時間不像其他人一樣瘋狂,而是坐在位置上安安靜靜的看書,偶爾有幾個女孩子過去攀談,他微笑回應。

  連晨翔痴痴地望著陳向熙的側臉,冷不防被拍了一下肩膀。

  「想不到遊戲人間的連少爺也會有動心的一天哦?」

  奶聲奶氣的低音炮在他耳邊響起,被打擾欣賞天使興致的連晨翔不高興地收回視線。

  「閉嘴馬popo,小高一每節下課都跑到高二來做什麼,找你男朋友去。」

  「我正在找啊。」易柏辰笑嘻嘻地回答,勾著馬振桓的手晃呀晃。馬振桓寵溺的任由他幼稚的舉動。

  連晨翔看著這副景象,發現有些刺眼,摀著眼睛不再看面前的小情侶,用餘光偷瞄陳向熙。

  危機感突然襲來,連晨翔猛地放下遮著眼的手,果然看見趙志偉在向陳向熙靠近。

  完了,可不能被趙志偉搶先。眾所皆知趙志偉特別會撩,幾乎撩遍了全校,連福利社阿姨都沒放過,名副其實的中央空調。

  一看情況不對,連晨翔不管不顧地大喊:「呂鋆峰你家趙志偉又要去撩人啦!」

  正在和彭昱暢聊天的呂鋆峰轉身,瞧見趙志偉的動作,一個箭步上去抱著了人的腰,演技爆發哭得梨花帶雨,斷斷續續地問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趙志偉無奈的回抱住對方,在他耳邊保證絕對不會;呂鋆峰又問了一次,趙志偉又答了一次,得到滿意答案的呂鋆峰立刻收起眼淚,高高興興地拉著趙志偉再去找彭彭玩了。

  「連晨翔你這招太陰了,嘖嘖。」易柏辰砸砸嘴。

  連晨翔得意的勾起嘴角,哼了兩聲。

  陳向熙被這個小騷動引起了注意,他看了看趙志偉和呂鋆峰,又轉頭看了看剛才大喊的的連晨翔。

  嗯,倒是挺帥的。陳向熙盯著他勾起的嘴角,如是想。

 

  連晨翔當天回家就上網搜尋了各式各樣追人的方法,拿出了小冊子一一記下,甚至有模有樣的制定了一套計畫,攸關人生大事,可不能像過去一樣隨性。

  第二天,他準時的在七點起床。

  七點三十分,管家瞠目結舌的望著已經準備要出門的連晨翔說不出話,欣慰的想從前只有在比賽季早起的少爺終於開竅長進,想好好學習了。思及此,管家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淚水,恭敬的送上早餐。

  事實上,連晨翔只是想早點到學校,這樣他就能多看陳向熙幾眼了。有段時間沒準時起床過的他差點爬不起來,但好在他還是有那麼點毅力的,為了天使,他不能再跟被窩糾纏不清了。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連晨翔心情愉悅的踏進教室,發現陳向熙還沒到,便打算在教室門口守候。他拉著熊梓淇和彭昱暢站在講桌旁假裝聊天,忽略兩人的姿勢是熊梓淇從後方抱住彭昱暢的腰、腦袋擱在肩膀上,實則偷看著走廊的方向,遠遠的就瞧見了那個他放在心上的身影——

  只是,陳向熙旁邊多了一個人。

  連晨翔握起了拳頭,正想著是哪個渾小子這麼不長眼睛的時候,他終於看清了那個在陳向熙旁邊的人影。

  ……居然是黃偉晉!

  大嫂!天助我也!連晨翔大喜。

  黃偉晉把陳向熙送到了教室門口,還想再叮嚀兩句就被連晨翔的咳嗽聲打斷。

  「大嫂好。」連晨翔笑瞇瞇地打招呼。

  黃偉晉感到一陣惡寒。叫自己大嫂就算了,他已經看淡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被壓的那方,倒是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還準時到學校的?

  一邊的熊彭二人看見黃偉晉也乖乖打了聲招呼。

  「嗯,早安。」黃偉晉有些不自在的回應。

  「大嫂和向熙認識啊?」連晨翔問。

  向熙?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的?黃偉晉開啟吐槽模式。

  黃偉晉正在內心翻白眼時,陳向熙開口了:「偉晉哥,他們為什麼都叫你大嫂?」

  「因為他是大哥的女、咳,男朋友啊。」連晨翔立刻解惑,繼續保持著迷死萬千少女的笑容。

  「弘証哥?」陳向熙又問。

  「啊……是。他認了一群乾弟弟。」黃偉晉頗為無奈,羅弘証此人正義感太重,又有奇怪的責任心,於是眾人就「哥」、「大哥」的叫了起來,身為羅弘証男友的他也成了「大嫂」。

  「那先正式介紹一下,這是陳向熙,我的表弟。」黃偉晉繼續說,「連晨翔、熊梓淇、彭昱暢。」

  陳向熙淺淺微笑,連晨翔覺得心裡的小鹿好像撞到牆了,有點暈頭轉向。

  「那我先去班上了,你們要好好照顧小熊。」黃偉晉摸了摸陳向熙的一頭卷毛,隨後轉身離開。

  連晨翔笑得更開了。「你昨天沒什麼出教室對吧,待會下課我帶你去校園晃晃?」

  陳向熙順水推舟的答應,接著連晨翔從他肩上拿下了書包,替他放到了位置上。陳向熙有點懵,明明才認識,怎麼剛才的互動……這麼自然呢?就好像他們已經認識了很久了一樣。

  連晨翔則暗道自己真是太機智了,找到了單獨相處的機會不說,貼心的舉動一定在陳向熙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剛才上課陳向熙被惡趣味的國文老師點起來回答問題,其他人本來以為是老師故意要刁難一下轉學生,沒想到陳向熙居然馬上就答了出來,讓所有人驚訝不已。

  連晨翔有種莫名的驕傲感,他看上的人果然是最優秀的。他看出其他人崇拜學霸、蠢蠢欲動要攀談的神情,什麼矜持裝逼都不要了,一下課就去了陳向熙的位置前衝他傻笑。

  他領著陳向熙在操場和籃球場先轉了轉,然後在場邊找了個位置坐下,正式開始了解陳向熙。

  陳向熙是黃偉晉的表弟,原本住在上海,後因父母工作關係搬了回來,不過沒什麼口音,畢竟真正算起來他也只在上海待了八年而已。

  連晨翔很驕傲地介紹自己是籃球隊的小前鋒,以及公認的王牌。

  「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四下午都有訓練,你……」連晨翔頓了一頓,思考了一下這問題會不會太過暴露他的企圖,最後決定改個說法。「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雖然這人有點蠢,但挺可愛的。陳向熙點點頭算是應了,順帶再附上一個微笑。

  連晨翔覺得心裡癢癢的,好像只要一看見陳向熙笑他就不太正常了。

  算了,不正常便不正常吧。為了陳向熙,他心甘情願。

 

  兩人進展還算快,幾個星期過去,連晨翔已經可以摸摸小手、搭搭肩了,這讓他信心倍增。

  而他最近又有了新招:自從一次和馬振桓去陳向熙家裡做報告,發現陳向熙住的離學校有段距離,經常來不及買早餐,便自告奮勇的每天給他送早餐,還能順便一起上學。

  「反正我家管家每天都會做,而且經常做多,與其倒掉浪費,不如分你一點。」連晨翔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默默向以後要多做一份早餐的老管家道了個歉。

  陳向熙本想拒絕,但看著連晨翔誠懇的眼神,仍是說了好。

  對方這些天的殷勤表現他都看在眼裡,一開始他還沒想那麼多,經過黃偉晉旁敲側擊的暗示後,他才意識到連晨翔似乎真的……是對自己存了點別的心思的。

  之前在上海的時候他其實是很受歡迎的,每節下課他的身邊都圍著一大群人,男女皆有;甚至在初中畢業時他還被一個班上的男生告白,他那時真的慌了,只是搖搖頭便跑開了,現在想想,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一時迷茫或是真心?

  但是對於連晨翔,他絕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

  畢竟他帶著身為轉學生的自己一點一滴地融入了這個班級、這個校園,交到了不少好朋友;經常罩著他,不讓他因為轉學生的身分被欺負;有什麼好東西也會第一個跟他分享。

  現在又提出要幫自己送早餐,陳向熙覺得自己、的確有那麼點被感動了。

  不過要讓他完全動心,還差的遠呢。

 

  「小熊,我這兩個星期不能跟你一起去上學了,」連晨翔帶著些微歉意說,「最近要比賽,我得早點到校。」

  「唔,你是王牌嘛,可以體諒。」陳向熙覺得有股莫名的失落湧上心頭,卻轉瞬即逝,便安慰自己是錯覺吧。表情也調整到不太在意的樣子。

  對方的表現讓連晨翔內心升起挫敗感,他這幾個星期來的心血似乎都是白費,陳向熙仍沒有把他擺到一個特別的位置上。

  陳向熙發現連晨翔眼中黯淡下來的光芒,心下一軟,加了一句:「我會做大字報去幫你加油的,說好的王牌可不要漏氣啊。」

  聽到這句話,連晨翔立刻滿血復活。

  陳向熙留下來看過連晨翔的幾次練習,他對籃球不是很了解,但連晨翔在球場上神采飛揚的那般神情,卻使他對「王牌」說法無庸置疑。

  球場上的連晨翔很耀眼,這點在兩個星期後的比賽上陳向熙更加確定了。

  觀眾席中他舉著寫有連晨翔名字的大字報、黃偉晉舉著羅弘証的,王以綸拿著大聲公替球員加油。

  「連晨翔,加油!」陳向熙一反平時安靜花美男的形象,大喊著連晨翔的名字。

  聽見陳向熙的聲音,連晨翔更有幹勁了。一場比賽下來把敵隊電的慘兮兮,八十五比四十,比數拉開超過兩倍。而光是他本人就得了將近一半的分數。

  這樣光芒四射的連晨翔是陳向熙從未見過的,讓他異常的情緒高昂,自家隊伍每進一顆球就跟黃偉晉高興的又叫又跳,一邊的易柏辰目瞪口呆,這種變臉功夫原來不是馬振桓獨有,含蓄乖巧的陳向熙瘋狂的一面他總算見識到了。

  比賽結束後他跑下階梯,當著兩校師生的面用力抱住了連晨翔。連晨翔被他抱的暈乎乎的,像是在夢裡一樣,整個人呈現神遊狀態。

  好不容易回過神,陳向熙亮晶晶的眼神讓他差點又暈了一次,幸好他克制住了——呃,偷偷摸摸把手放到人家腰上不算。

  「連晨翔你今天好帥哦。」陳向熙笑嘻嘻的說著。

  被誇讚帥的的某人在心裡吶喊著這傢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大的殺傷力?他的血槽要空了!

  「你要給我獎勵嗎?」連晨翔把握住機會,看看能不能再占點便宜。

  陳向熙歪頭想了想,「好啊。」

  連晨翔正要開口,陳向熙猝不及防的——

  親了他的臉頰一下。

  一瞬間世界都安靜了。

  連晨翔盯著這個他一見鍾情的少年,笑得像隻傻乎乎的金毛。

  攻略成功了。

  他把人摟緊,回親了他一下,「你親了我,要負責,以後你就是我媳婦了。」

  陳向熙皺起眉,「明明就是你是我媳婦才對。」

  連晨翔笑得眼睛都瞇成條縫了,哪管這麼多,「好好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反正,只要你也喜歡我就好了。

/End.

老實說,這整個AU設定就是從本篇的第一句話開始的。我沒在開玩笑。

下一篇是沒有意外的話是桓易。

【閎杰】一切有你,便是圓滿(短完)

《一切有你,便是圓滿》

配對:閎杰

青梅竹馬、愛與拯救的故事。

之前說的校園AU,設定走這。

太喜歡竹馬間的感情了,閎杰Forever!

OOC我的錯,他們屬於彼此。

流水帳可能。

*

  認識他們的人都知道,林子閎和許名傑總是在一起的。

  從小就是鄰居,同個幼稚園、同個國小、同間國中、同所高中,除了小三小四那兩年外,其他時候都是同班。

  林子閎自小就是個與群體格格不入的小孩,應該聽童話故事的年紀,他卻在讀各種史書兵書;心思細膩到有些過於早熟,使他難以加入同齡人的遊戲中。本來他還算自得其樂,小小的他學到新詞「孤芳自賞」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壞處。

  一次班遊,老師讓同學自己分組,那是林子閎第一次感受到「孤獨」二字。所有人都興高采烈的討論分組和行程,只有他像局外人般遠望,奇怪的疏離感讓他難受。

  這時許名傑出現了,像是冬日乍現的陽光直直打在他心窩,捂熱了他冰冷的心。

  他們開始一起上下學,去對方家裡作客;林子閎還記得第一次到許名傑家裡時的緊張感,許名傑帶他到自己的房間裡玩各種新奇的玩具,那個下午,林子閎笑得比往常還要多。

  許名傑是個相當討人喜歡的孩子,鄰里間最受歡迎的也是他。不只因為女孩般可愛的長相,許名傑還特別會說話,配上甜甜的笑容更是所有長輩稱讚的對象。

  當許名傑對孤身一人的他伸出手時,他第一次有了想要留住一個人的強烈欲望。

  不同班的那兩年林子閎是在看不到盡頭的寂寞中度過的。許名傑的班級在樓上,他曾試著在下課時間找過他,但對方身邊總是圍繞著一大群人,林子閎最終還是沒有叫出他的名字。

  他變得更不愛說話了,甚至讓父母都有些擔心,想帶他去看心理醫生。林子閎知道他沒生病,他只是需要許名傑。

  幸好接下來幾年,許名傑一直在他身邊。

  每次看分班表時許名傑總會拍拍他的肩故作嫌棄的說我們又同班,眼睛中的笑意卻是藏也藏不住。林子閎看著他,也忍不住小小的揚起了嘴角。

  林子閎記得所有關於許名傑的事情,他的喜好與厭惡、他的近視度數、他緊張時的小動作;他知道許名傑外表看起來大大咧咧的、性子直,好像什麼事於他都是雲淡風輕,其實他特別敏感和細心,林子閎曾經聽過好幾次他一個人因為壓力躲在廁所哭,但只要一有人在身邊,他總是笑著的,不會顯露出自己的不高興。

  就連在他身邊也一樣。林子閎想告訴許名傑,在他面前顯露脆弱沒關係,他願意接受他所有不安的情緒。

 

  上了高中後,許名傑受歡迎的程度更增。他甚至有個粉絲團,粉絲自稱「花粉」,只要他出現必引來一陣騷動。林子閎不得不承認,看見這麼多人圍著許名傑轉,他心底是很吃味的。於是他總是默默站在許名傑身旁,像隻宣示主權的小狼狗。他怕他一不留神,許名傑就把自己拋在了後頭。

  像連體嬰一樣。黃偉晉曾這樣定義。

  對此許名傑的回應是歪了歪頭,說林子閎這麼傻,要是沒人看著他,不知道會被拐到哪裡去。

  林子閎只是笑,心底升起了大股的暖意。他第無數次希望許名傑永遠在他身邊。

 

  他們是在高一的寒假在一起的。

  許名傑的父母出差去了,他便暫時借住在林子閎家裡。原本只是在打電動的,林子閎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許名傑的側臉他就忍不住親了下去,許名傑那時的表情像隻受驚的小動物,眼睛睜得大大的,這還是林子閎第一次見他這麼慌亂的樣子。他整個臉都紅了,平時伶牙俐齒的嘴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愣愣地盯著林子閎看。

  「……我以為你是直男?」好半晌許名傑才出聲。

  林子閎搖搖頭,「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許名傑的臉更紅了,把頭埋在雙手之間悶悶地說:「林子閎你什麼時候這麼會講情話的?」

  太可愛了,林子閎忍不住想。許名傑可愛得他想把他栓在身邊。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縮成團的許名傑攬到懷裡,無比珍惜地抱住了他的全世界。

 

  每天中午,他們會在頂樓吃午餐。通往頂樓的門從他們高一起就壞了,但林子閎每次離開前都會找東西抵住,讓其他人也進不去。那是屬於他和許名傑的地方。

  通常許名傑會在吃完午餐後睡一會,林子閎盤腿坐著,讓許名傑枕在他腿上。暖絨絨的陽光灑落在許名傑安靜的睡顏上,睫毛沾上光線落在眼下一片陰影。林子閎就這樣看著他,直到許名傑醒來兩人四目相對。

  一開始許名傑還會特別傲嬌的推開他,說他是變態;慢慢的也就習慣了,心血來潮時還會撐起身子給林子閎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一切美好的難以形容,林子閎希望時間停止在這一刻,就他和許名傑,兩個人一直到永遠。

 

  關於王以綸此人,林子閎原本是很頭痛的。

  在糾察第一次訓練後就叫住他對他說我喜歡你,嚇得林子閎轉頭確認了好幾次許名傑的表情確定他在和黃偉晉說話沒有聽見後,委婉地拒絕了他。

  「子閎學長,我喜歡你。」王以綸笑得眉眼彎彎。

  「……我有男朋友了。」林子閎無語。他從來都是擔心許名傑身邊的鶯鶯燕燕,沒想到這次竟輪到自己了,他不由得慌張起來。

  「我知道啊。」王以綸沒有死心,繼續說。

  幸好這時羅弘証出現了,站到兩人中間,對王以綸說:「學弟,子閎和名傑的感情可是很好的。」

  此話一出,王以綸明顯慌了,林子閎有點於心不忍,結果王以綸的回答直接讓他想翻白眼。

  王以綸露出委屈的小表情,「我只是崇拜子閎學長,不是那種喜歡啦,為什麼大家都誤會了?我可是站竹馬的。」

  羅弘証忍不住學黃偉晉摔了一下。

  似是要證明自己的迷弟地位,王以綸幾乎每節下課都去找林子閎,有時會帶點小禮物,不過都是雙份的。

  不然名傑學長會吃醋的吧。王以綸這樣表示。

  不,他才不會。林子閎在心裡回答。

  每次王以綸出現許名傑都會露出兄長般的微笑,慈愛的看著過動的小學弟。

  應該是他要吃醋了。林子閎忍不住這樣覺得。

  許名傑不討厭、甚至喜歡王以綸的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對林子閎好。

  林子閎自小的朋友只有他許名傑一個,上了高中後多了羅弘証和黃偉晉,和高二的幾個學弟,但都是經由許名傑認識的,因為他是林子閎而跟他做朋友的,王以綸還是第一個。

  所以,就算王以綸天天跟林子閎告白,許名傑也不會介意。

 

  「誒,林子閎,你想讀哪間大學?」許名傑躺在他盤起的雙腿問。

  「嗯,應該是T大吧。」林子閎含糊的回答,事實上他也不知道他能去哪,便說了一般高中生的第一志願。其實他很想回答:「你去哪我就去哪。」

  許名傑輕嗤一聲,「你成績這麼爛還想考T大。」

  林子閎不理他的嘲笑,反問他想讀哪。

  許名傑思考了會,像是隨意說了一句:「你念哪我就去哪囉。」接著揚起嘴角,露出笑容。

  他這話說的輕巧,林子閎卻被砸的昏昏沉沉,說不出話。

  許名傑看他這副呆愣的模樣,小聲嘟囔了句:「傻瓜。」就抬手按住林子閎的後腦,用力的吻了上去。

  春日的陽光灑在正在接吻的兩個少年身上,林子閎緊緊抱住許名傑,就像從前的無數次一樣。

  他再也不想去管未來會如何,只要許名傑在他身邊,一切就是圓滿。

/End.

校園AU設定

全員向,CP:桓易/宏晉/晨熙/閎杰/執峰/熊彭

應該是多個短篇的合集,以本人學校為背景(#


羅弘証:高三,糾察隊大隊長,性格穩重,學過武術,眾人的大哥,黃偉晉的男友。

黃偉晉:高三,熱音社主唱,曾被誤認為女生過,行走的表情包,陳向熙的表哥,羅弘証的男友。

林子閎:高三,糾察隊副隊長兼門面,冷面笑匠,王以綸的男神,許名傑的男友、青梅竹馬。

許名傑:高三,糾察隊兼康輔社公關,綜藝感十足的嬌俏少年(?),林子閎的男友、青梅竹馬。

連晨翔:高二,籃球隊小前鋒、王牌,校董的兒子,愛開黃腔,外號「連總」,陳向熙的男友。

陳向熙:高二,轉學生,班花,勝負欲強,暱稱Teddy、小熊,連晨翔的男友。

趙志偉:高二,糾察隊側門組長,超級暖男(會撩),中央空調,呂鋆峰的男友。

呂鋆峰:高二,戲劇社雙花之一,假哭功夫一流,趙志偉的男友。

熊梓淇:高二,熱音社主唱之一,人來瘋、見彭慫,易柏辰的顏控,彭昱暢的男友。

彭昱暢:高二,戲劇社雙花之一,因為臉嫩經常被認為是國中生,熊梓淇的男友。

馬振桓:高二,糾察隊正門組長,加拿大歸國的華裔,悶騷、人妻,英文名Evan,易柏辰的男友。

易柏辰:高一,糾察隊正門組,老派boy,有點遲鈍,老么,乳名popo,馬振桓的男友。

王以綸:高一,糾察隊正門組,加拿大歸國的華裔,好動,英文名Riley,對林子閎一見鍾情(?)

風田:高一,日裔,中文不太好,身高很高內心卻住著一名少女。


【閎杰】一切有你,便是圓滿

【晨熙】撩熊攻略

【桓易】而全世界都放起了煙火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