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桓易】而全世界都放起了煙火(短完)

《而全世界都放起了煙火》

配對:桓易

套路與被套路,悶騷天蠍的戀愛故事。

校園AU,設定走這。

用生命OOC。

文末強行點題請注意。

時間點在《撩熊攻略》前,所以沒有Te,但還是有小小打了個醬油www

*

  暗戀是件很憋屈的事。易柏辰深刻體認到了這句話的涵義。尤其是身邊還有一對對情侶的時候,憋屈加倍。

  所有人都知道,他暗戀馬振桓,只有那人渾然不覺,一點也沒有不自然的表現,照樣跟他打鬧、說冷笑話,甚至摟摟抱抱,根本不顧慮他的感受。

  他會藉口找呂鋆峰或彭昱暢,到高二的教室只為多看馬振桓幾眼,雖然那人大部分時間不太說話,但光是他聽人說話專注的神情就讓易柏辰覺得一切足矣。

  但他始終不敢表白。

  第一次夢見馬振桓後,他才算是真正初嘗情動滋味。於是當馬振桓如同往常拍他的肩時,他僵硬得幾乎動不了,耳根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紅色。

  圍觀眾人心照不宣地交換眼神,當事人馬振桓卻似是毫無察覺,依然自在的和易柏辰聊天、說冷笑話。

  篤信星座的許名傑腹誹:悶騷的天蠍,又在套路小孩。

  在其他人眼中,馬振桓一言不合就上手,根本是在暗戳戳吃易柏辰豆腐;一開始還很拘謹,只有搭肩,後來馬振桓的手越來越不安份,現在已經可以順手摟腰了。

  而易柏辰還是那副呆呆愣愣的樣子。

  真是一齣好戲。哥哥們準備了爆米花和板凳,熊梓淇和連晨翔甚至開了賭局,賭兩人什麼時候在一起和誰先告白。

 

  今天好像還是很喜歡馬振桓呢。

  易柏辰在日曆上畫了個愛心,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便準備要出門上學。

  「誒,柏辰,等一下,」易媽媽叫住他,「這個便當你記得拿給振桓。」

  易柏辰接過,和媽媽道再見。

  他家和馬振桓家其實就在對面,不過馬振桓是在他國三時從加拿大搬回來的。易媽媽和馬媽媽十分投緣,兩家也順帶的熟絡起來,易媽媽也會在馬家夫妻出差時給馬振桓做便當。

  馬振桓是糾察隊,要提早到學校站崗,所以沒和易柏辰一起上學。易柏辰也是糾察(被王以綸拽進去的,因為那裡有他男神林子閎,不過易柏辰發現馬振桓也在後便也心甘情願的留下了),但他真的沒法早起,只好站下午的放學崗,所幸只要沒什麼事馬振桓都會等他一起走回家。

  馬振桓是正門組長,因此易柏辰總是走正門,即使他的教室離校園另一頭的側門更近一些。

  馬振桓直挺挺的站著,目不斜視,偶爾登記幾個服儀違規的學生。帥氣的模樣讓易柏辰內心的少女又跑出來做亂了,他急忙告訴自己他可不是風田。他朝值勤的馬振桓露出燦爛的笑容,對方沒有回應——不能回應,被學長(尤其是羅弘証)看到了肯定要捱罵——但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得到關注的易柏辰心滿意足地走到了教室。

 

  一下課,易柏辰就去當了外送小弟。

  老師拖堂,易柏辰只好提著便當在外面等。馬振桓從窗戶瞥到了易柏辰的身影,嘴角彎起了淺淺的弧度。

  好不容易下課了,易柏辰一陣風似的衝進高二教室,直奔馬振桓。

  「馬振桓你的便當——」

  班上的人都已習慣這個小高一沒大沒小的說話方式,其中有些人也跟他挺要好,易柏辰還因為年紀和可愛的樣貌擄獲了不少學姐的母愛。

  「要叫學長,」馬振桓沒好氣的強調:「我可是你的組長。」

  易柏辰吐了吐舌頭。在值勤和訓練時他會乖乖改稱呼,但私底下他才不管這麼多。

  「我媽還叫你今天晚上來吃飯。」易柏辰附註。

  馬振桓點頭,正想順便搭個肩吃豆腐時,易柏辰轉身無視熊梓淇找彭昱暢玩了。

  「Evan你好糗哦。」剛進教室的連晨翔見狀嘲笑。

  馬振桓臉黑了一半,彆扭的坐回位置上準備下一節課。

  「別說哥不幫你,繼續悶騷下去人都要被拐跑了,學學老趙同志,三個月就把人搞上手,你跟易恩都認識快兩年了,怎麼還是只能偷吃豆腐?」連晨翔繼續說。

  易恩就是易柏辰,小時候他因為名字被取了不雅的綽號,為了顯示出自己的與眾不同,他特別洋氣的取了個英文名,但老實說,他的英文程度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你個沒談過戀愛的別出餿主意,易恩還只是個孩子。」馬振桓的視線飄到了熊梓淇身上又飄了回來。

  「喂,好歹我也是校草之一好嗎?跟我告白的女生已經可以用打來計算了。」連晨翔不太服氣,他只是眼光高,並不是沒人要。「誒對,最近是不是有新的遊樂園要開幕了,聽說有摩天輪哦。」他一拍手,想到了一個主意:「你可以跟易恩一起去玩啊。」

  「就我跟他兩個?不太合適吧。」馬振桓有點猶豫。兩個男生獨自去遊樂園坐摩天輪?怎麼想怎麼奇怪。

  「不然叫上其他人?可是這樣你跟易恩可能就沒什麼單獨相處的機會了。」連晨翔想了想,以他對易柏辰的了解,在這種團體出遊的活動,他一定會去黏著風田、彭昱暢或王以綸,不敢去找馬振桓,因為他慫。

  馬振桓思考了一下。他和易柏辰認識有一段時間了,沒有意外的話,易柏辰肯定也是喜歡他的,只是馬振桓怕他逃避才一直沒有告白,如果太急躁,嚇到易柏辰,到時連朋友也作不成就得不償失了。

  算了,還是再試探看看吧。馬振桓結論。他有時真是謹慎過度。

  「沒關係,我會自己找機會。」

  「那我晚上就去弄票囉,別反悔。」

 

  連晨翔效率快得驚人且品質極高,隔天就弄到了十三張全天VIP票,數錢一樣的捏在手上,惹來不少注意。他先去高三找黃偉晉,再把邀請易柏辰和高一其他學弟的任務交給了馬振桓。

  於是那天放學,易柏辰值勤完後,就看到滿面春風的馬振桓倚在柱子上笑著看他。

  他笑得真好看啊。易柏辰忍不住想,臉頰有點發燙。

  「學長今天心情很好哦?」他半調侃地問。

  「對啊,因為晨翔這週末請我去新開幕的遊樂園玩。」馬振桓故意把話只說一半,觀察易柏辰的反應。

  聽見馬振桓的話,易柏辰的嘴角不自覺的往下掉,突然覺得馬振桓燦爛的笑容有些無法直視,便低頭盯著自己的球鞋。

  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吃醋都吃得這麼明顯。馬振桓心情大好,眼中笑意越發濃厚。

  易柏辰沒注意到馬振桓的表情,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亂想中。

  馬馬他……真的喜歡晨翔呀……易柏辰一顆熾熱的心如墜谷底,只想趕緊回家抱著棉被大哭一場,悼念他逝去的暗戀。

  恍恍惚惚地走到了家門口,沒回應馬振桓的道別,易柏辰逕自進門,母親叫他也沒理睬,失魂落魄的走進房間,關上門,撲到柔軟的床舖上,蜷縮成一團。

  他的腦子亂哄哄的,胸口難受得像是有塊沉甸甸的石頭壓著一樣,讓他呼吸困難。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妹妹敲門催他吃晚餐易柏辰才稍稍回過神,雙眼泛紅地下樓。

  易媽媽何時見過兒子這般狼狽的樣子?她放下手中的湯勺,拉起易柏辰的手焦急的問他怎麼了。

  「辰辰,你怎麼了?眼睛怎麼紅成這樣?跟媽講講,好嗎?」

  易柏辰沉默了好半晌,才悶悶的說:「我……失戀了。」

  「啊?我們家辰辰那麼帥,哪個女孩這麼沒眼光?」易媽媽心疼地拍著兒子的背,輕聲安慰。

  「他不是女生。」易柏辰甕聲甕氣地說。

  易媽媽稍稍震驚了一下,腦海中浮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是……振桓?」

  易柏辰極小幅度的、點了點頭。

  易媽媽又震驚了。在她看來,馬家兒子是很喜歡自家兒子的,對門夫妻也說過從未見過馬振桓這麼在意一個人,難道是她看走眼了?瞧兒子失意的模樣,易媽媽知道再安慰沒有太大用處,只是讓他自己好好想一想。

  易柏辰確實自己好好想一想了。他心裡還是很酸,不過已經調整到不會躲著馬振桓的狀態。

  失戀就失戀吧,馬馬那麼優秀,肯定喜歡的是更優秀的人,他一成績平平,二沒了不起的才藝,馬振桓會喜歡他才怪。易柏辰這樣告訴自己,能繼續當朋友就很好了。雖然看似想開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前幾天躲在被窩裡大哭了一場。

 

  星期六的早上七點鐘,易柏辰被手機鈴聲吵醒。

  「喂?」他帶著輕微的鼻音說,剛才迷迷糊糊的,沒看來電者的名字。

  入耳的是馬振桓悅耳的聲音,易柏辰一個激靈直起身子。

  「早安popo,還沒起?會來不及的。」

  「來不及什麼?」易柏辰困惑的問。

  「去遊樂園啊。」馬振桓的語氣理所當然。「我已經在你家樓下了。」

  這下易柏辰完全清醒,跳下床兩步踏到窗邊,往下一看,果然馬振桓修長的身影映入眼簾。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的易柏辰對著手機大叫了一聲「馬振桓你這個壞蛋!」便掛掉電話,衝進浴室洗漱更衣,抓起背包奔下樓,而馬振桓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他家沙發上和易爸爸聊天,氣氛融洽。

  易媽媽從廚房探出頭,念叨:「辰辰你也真是的,和人家約出去玩還睡過頭。」瞄了瞄視線落到易柏辰身上的馬振桓,那雙眼睛分明滿滿的柔情似水,想到易柏辰前幾天的可憐樣她不禁有些不解。

  看見易柏辰下樓,馬振桓很有禮貌地起身準備告辭。

  「注意安全,玩得開心。」易爸爸樂呵呵說道。

  易媽媽塞給易柏辰一袋零嘴,又叮嚀了幾句。

  馬振桓和易柏辰一前一後出了門。

  一出家門,易柏辰立刻抱怨:「馬振桓你很壞誒,話都不說清楚,害我誤會那麼久,東西也沒準備。」知道馬振桓不是和連晨翔出去約會、而是兄弟們一起出來玩後,易柏辰心情好了很多,嘴角不受控地往上翹。

  「我以為Riley有告訴你?」馬振桓無辜地眨眼。

  易柏辰盯著馬振桓的側臉,忽然覺得,他似乎還有那麼點希望。

 

  兩人走到了捷運站,正好碰見了同樣在等車的林子閎和許名傑。

  「弟弟們早安。」許名傑笑瞇瞇地打招呼。

  林子閎非常酷的只是點點頭。

  「話說晨翔還真厲害啊,新開的遊樂園他就搞到了這麼多張票,還是VIP。」許名傑半是開玩笑地說,「看來這條金大腿沒抱錯。」他聳聳肩,一旁的林子閎相當配合地笑了幾聲。

  半狀況外的易柏辰聞言睜大了眼睛,臉上寫滿了崇拜。「他們家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之前好像有聽他說過是外企?我也不太清楚。誒Evan你去過他家嗎?他家是不是豪宅啊?」許名傑很有興趣的問。

  馬振桓確實有因為做團體作業去過連晨翔的家裡,「印象中是挺大的,還有管家。」

  聽到有管家,易柏辰露出嚮往的表情。

  幾個人聊天的當口,車子到了;一上車,又巧遇了風田、王以綸、趙志偉和呂鋆峰。

  「子閎學長!」王以綸一看見男神就雙眼發亮,一個箭步衝上去要抓他衣服。「真是太巧了!」

  林子閎微微退後避開他的攻勢,同時一隻手攬住許名傑的肩膀穩住身形,順便揩個油。

  王以綸早料到林子閎的反應,他這個人除了許名傑外不太讓人碰的,不是什麼稀奇事了。況且,他和林子閎其實關係不錯,也一起出去玩過幾次。

  馬振桓注意到易柏辰似乎有要去找風田的意圖,假借車廂擁擠站到了他的面前,兩人離得極近,幾乎胸貼著胸,弄的易柏辰耳朵瞬間紅了。

  呂鋆峰看戲看得那是一個興奮,湊到許名傑旁邊低聲說了些什麼,接著帶著奇怪的笑容對視。

  風田和趙志偉兩個大個子見沒人搭理他們,便自顧自地聊起天來。

  遊樂園所在地不遠,幾個站就到了。

  八人浩浩蕩蕩地朝已經在門口等候的羅弘証、黃偉晉、連晨翔三人走去,沒多久,熊梓淇和彭昱暢也抵達了。彭昱暢神情不太對勁,眾人瞥見他頸上細小的紅痕,猜中了七七八八,對於熊梓淇的禽獸行徑在心底鄙夷的「噫」了一聲。

 

  進了園區,彭昱暢和易柏辰直指雲霄飛車,還搶了第一排座位。

  然而一趟下來,易柏辰卻進了廁所吐得昏天暗地。

  好不容易舒服了點,一出來卻只見馬振桓一人。

  「子閎學長、名傑學長、Riley、風田、彭彭和Dylan去看遊行了,弘証學長、偉晉學長、晨翔、志偉和大峰去紀念品店了。」馬振桓一一交代其他人的行蹤,其實大部分都是藉口,要給兩人製造機會。

  易柏辰既緊張又歡喜,連連晨翔都走了,就留他和馬振桓,他突然意識到說不定自己前幾天是誤會了。

  「那我們……」馬振桓剛要開口,就被易柏辰豪氣干雲地打斷。

  「再玩一次!」

  「你剛才吐了……」馬振桓想勸。

  「我不信我征服不了這小小的雲霄飛車!」易柏辰宣誓。

  於是馬振桓陪著易柏辰又再玩了一遍,這次易柏辰狀態非常好,還要再上去一次,被馬振桓阻止了。

  易柏辰瞧他臉色蒼白,便不再提,跟他在一邊的椅子上休息了一會。

  接下來兩人又四處走走玩玩,心照不宣的誰也沒說要去找其他人。

  到了飯點,易柏辰立即喊餓了。進了最近的一家餐廳,沒想到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是王以綸和風田。

  「其他人呢?」馬振桓問。

  「子閎學長和名傑學長不知不覺就脫隊了,熊老師和彭彭在點餐。」王以綸回答,把兩人從頭到腳掃視了一遍。

  果然很登對。他想。

  等到熊梓淇和彭昱暢端著餐盤回到座位,易柏辰罕有的沒有黏到彭昱暢身邊,雖然也有一半原因是熊梓淇卡在了兩人中間。

  幾人邊吃邊聊,熊梓淇突然說了一句:「我聽名傑學長說,偉晉學長的表弟要從上海回來?」

  「我也有聽說,好像要轉學過來。」馬振桓接話。

  「那他幾年級的啊?」易柏辰很有興趣的發問。

  「應該是二年級吧。」馬振桓應。

  「唔,那我們得好好關照一下……」彭昱暢自言自語。

 

  接下來幾人共同決議,往鬼屋前進。

  因為是新開幕,所以無論哪種設施排隊的人都非常多,尤其是幾個本來就熱門的。六人排了一個多小時才終於到隊伍前端,而工作人員要求他們兩個兩個一組,後一組比錢一組慢幾分鐘進去。

  沒有絲毫討論的,王以綸拉著風田率先衝了進去。熊梓淇彭昱暢第二組,馬振桓易柏辰殿後。

  「popo會怕就抓我的手。」馬振桓很認真的說。

  「誰會怕啊?」易柏辰反駁。

  「那就當我會怕好了。」馬振桓說完,拉起易柏辰的手。

  易柏辰瞬間全身僵硬,耳根紅透。

  他跟馬馬牽手了?

  思緒完全紛亂的易柏辰根本沒注意鬼屋裡究竟有多少亂七八糟的玩意,一門心思全放在他和馬振桓牽起的手上。

  直到出了鬼屋,馬振桓放開他的手,他才回過神來,對於其他人調笑的目光有些不解。

  再來是(對馬振桓來說)此行的重點——摩天輪。

  途中他們經過了個打靶的攤位,獎品臺上放著大大小小的玩偶。

  「彭彭你要哪個?我幫你贏過來。」熊梓淇有模有樣的挽起袖子。

  彭昱暢於是指了那隻最大的泰迪熊。

  「我也要。」馬振桓強勢介入,他知道易柏辰一向喜歡軟乎乎的東西,不過不太好意思說出口。

  「呃……算我一個。」風田被王以綸推出。

  「決鬥吧!」熊梓淇舉起玩具槍,biu biu biu三彈,兩個靶心,一個在第二圈。

  風田第二個,成績不差,全在第二圈。

  最後輪到馬振桓,他看了易柏辰一眼,拿起槍,有種神槍手的氣勢——三彈全中靶心。完了還特別中二的吹了下槍口。

  「馬振桓你好帥啊!」易柏辰忍不住喊。

  馬振桓朝他粲然一笑,從老闆手中接過泰迪熊後,就交給了易柏辰。

  「送你。」頗霸道總裁的語氣。

  易柏辰歡歡喜喜的接受了,抱著半人高的泰迪熊小表情十分得意。

  彭昱暢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了另外一隻小一點的熊;風田則是選了個兔子玩偶。

 

  這間新開幕的遊樂園就是打著最高摩天輪的名號,吸引了不少人前往一探究竟。

  天色已經黑了,遊樂園內只剩買了星光票的遊客,幾人拿的是連晨翔給的VIP票,所以也能待到晚上。

  他們運氣不錯,恰巧碰上最後一次的遊行時間,不少人都去看遊行了,遊樂設施的人並不是很多。

  摩天輪車廂內,馬振桓和易柏辰相對而坐。

  「今天玩得開心嗎?」馬振桓開口。

  易柏辰抱著對方送他的泰迪熊,笑得露出淺淺梨渦:「超開心!」接著像是發現什麼一樣驚奇:「馬馬你看,那邊在放煙火。」

  馬振桓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遠處的空中,煙火在空中爆開,色彩絢爛。

  越接近最高點,馬振桓就越焦慮。

  早在幾天前他就下定了決心要在今天表白,為此他昨夜輾轉反側,但早上一看見易柏辰,緊張感頓時煙消雲散,然而臨到關頭,他的緊張免不了又回來了。

  深吸了一口氣,馬振桓開口:「易柏辰。」

  正在看煙花的易柏辰回頭,似是疑惑為何馬振桓突然叫了他的全名。

  馬振桓身子往前傾,縮短兩人的距離。

  「我喜歡你。」

  他一字一頓的,像是當年學中文的時候,說出了這四個字。

  無與倫比的喜悅在易柏辰心中炸開,他腦中似乎也放起了煙火,整個人暈乎乎的。

  「馬馬……」他結結巴巴要說話,馬振桓卻握上了他的手。

  「我喜歡你。」馬振桓又重複了一遍,「你喜歡我嗎?」

  「喜歡,喜歡。」易柏辰趕緊回答,「我最喜歡馬馬了。」他回抓住馬振桓的手,不是之前在鬼屋帶點玩笑性質的虛握,而是真真切切的十指相扣。

  馬振桓的身體又往前傾了一點,雙脣碰上了易柏辰的脣瓣。

  此時外面遊行正達最高潮,最大最亮的煙火在空中爆開,幾乎照亮了整個夜空。

  也照亮了正在擁吻的兩個身影。

/End.

終於寫完了(倒

無名將真是特別好聽啊QQ

還有明明忠超應該是官配(不)popo看著馬馬的眼神還是如此深情……

评论(1)

热度(44)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