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Fever(Nick/Judy 短篇)

《Fever》
原作:Zootopia 
CP:大概是Nick/Judy?

說明:就是Nick發燒了,然後Judy照顧他的故事。溫馨極短篇。
*
  Nick今天沒來。
  Judy撐著頭,前方的Chief Bogo正在分配任務,可她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自從她和Nick開始搭檔一個月以來,他從來沒請過假,呃,對狐狸來說倒是很不平常,不過Nick本來就不是一般的狐狸,因為他可是第一個狐狸警察。
  「Officer Hopps,Officer Wilde去哪了?」Chief Bogo注意到Nick的消失,覺得有些奇怪。

  Judy聳聳肩,「我不知道,他沒有請假嗎?」

  ChiefBogo搖搖頭,「這真奇怪。Officer Hopps,他是妳的搭檔,妳得負責他的情況,曠職是不允許的。」
  「我剛才打過電話了,他沒有接。如果他中午還是沒來我再去找他,說不定只是睡過頭而已。」Judy說。
  「好,那我今天就給妳簡單一點的任務,」Chief Bogo說,「交通罰單。」
  「什麼?」Judy正想抗議,但Chief Bogo直接離開了房間,如同往常。
  Judy只好穿上久違的交警制服,自從上次的事件後Chief Bogo對她大為改觀,不再指派交通罰單給她,而是和Nick一起作些較為重大的案子。像是他們的正式的第一個案件就是去逮捕在街道上演The Fast and the Furious的駕駛,嗯,就是Flash,樹懶Flash。
  Judy在中午前完成了兩百張罰單——正確來說是兩百零一張,包括她自己——,提早下班去察看Nick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在嗎,Nick?」Judy敲敲門,沒有回應。她試著打電話,同樣沒有回應。
  她從口袋裡摸出了偷偷打的Nick家的鑰匙,開了門走進去。
  「Nick,你在哪?」Judy一邊走一邊喊,客廳沒有他的蹤影,Judy決定去臥室看看。果不其然他就躺在床上。
  「Nick,起來!」Judy搖晃Nick的身子,卻驚訝地發現他在發燙。
  「你發燒了?」
  Nick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是Judy又閉了起來,輕輕地點了點頭。
  Judy又問:「有退燒藥嗎?」
  Nick搖頭,低低地呻吟了一聲。
  看起來他的狀況很糟,這樣子大概也不能起床去看醫生,Judy只好先用最傳統的方法:冰敷。她從冰箱挖出了冰塊,用濕毛巾包起來,蓋在Nick的額頭上,倒了杯水放在床頭櫃,以免他醒來時口渴,接著離開去買退燒藥。

 

  她回來的時候Nick的意識仍然不是很清楚,Judy坐到床邊拿下Nick的冰枕,溫度退了一些,但還是發燒,然後把他扶起來——老天他還真重。

  Judy發誓,她從來沒看過Nick這麼虛弱的樣子,他幾乎是癱在她身上的,Judy不知怎地緊張了起來,雖然他們之前的接觸很多都比這親密得多,但氣氛完全不同,她甩了甩頭,把一切歸咎於兔子害怕狐狸的天性。

  不,她該停止使用「天性」這個詞了,上次她狠狠傷了Nick的心,雖然對方看來已經不在意了,但Judy心裡還是有種愧疚感揮之不去。

  「Nick,我買退燒藥回來了,先吃吧。」Judy有些顫抖地把膠囊湊到Nick嘴邊,他無力地張開嘴,吃下了膠囊——雖然差點把她的手也咬住了——Judy立刻餵Nick喝下了水,接著重新把他放平,替他掖了掖被角。

 

  Judy是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醒來的,她依稀記得自己在照顧Nick的過程中不小心睡著了,接著大概是被這隻狐狸當成枕頭抱住了。

  說實話,Nick的懷抱一直很溫暖,和他奸詐(?)的外表不太相符,Judy很喜歡Nick的擁抱,她覺得這大概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了。

  她小心翼翼地翻了個身,伸手探了探對方的體溫,很好,已經回到正常了。她有些戀戀不捨地在Nick柔軟的毛髮上停留了會。

  「早安。」Nick突然睜開眼睛,「雖然已經晚上了。」他補充。

  Judy馬上縮回手,「晚安。」她說。

  Nick收回環著Judy的手,接著道:「謝謝妳照顧我。」

  「沒有什麼啦,我們是朋友嘛。」Judy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過頭。

  「那妳能再多幫我一個忙嗎?」Nick露出微笑,「我肚子餓了。」

  「噢,我去幫你弄晚餐,呃,或許該說我們。」Judy起身離開床鋪。

  她走到廚房打開冰箱,下一秒立刻關上。

  「怎麼了?」Nick恢復得十分良好,靠在門邊看著Judy的動作。

  「那些……是蟲嗎……」Judy像是忍住反胃感般說著。

  「正確來說是蠕蟲。都是死的,沒那麼美味,但比較方便,也沒那麼令我不舒服。」Nick說,「抱歉我們的飲食習慣不太一樣,來點水果?上層有放。」

  Judy深吸一口氣,打開了上層冰箱,幸好真的只有水果,要是在看見一次蠕蟲她怕她會當場吐出來。雖然小時候在田裡看過很多,但兔子從來不吃蟲。

  Judy切了兩盤蘋果,一狐一兔在餐桌前坐下,開始用晚餐。

  「Chief Bogo有很生氣嗎?」Nick有點擔心地問。

  「他一直都很生氣。」Judy回答。「話說回來,你怎麼會發燒的,還燒得這麼厲害?」

  「天知道。」Nick聳聳肩,「今天早上一起來覺得頭痛得要死,想說再躺一下就起不來了。幸好妳過來了,要不然我猜明天的頭條就是‘狐狸警官猝死家中’,全市都會為我哀悼的,好多動物喜歡我呢。」接著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妳怎麼有我家鑰匙?」

  「呃,」Judy移開視線,「我偷偷打的。」

  「什麼?」

  完了,Nick一定會很生氣。Judy已經準備好接受Nick的怒氣了。

  「為什麼要偷偷打?」

  噢。

  「告訴我一聲我就會打一把給妳了啊,不過妳也要給我妳家鑰匙,先說。」

  咦?

  「你不生氣?」

  「為什麼要生氣?」Nick反問。「我們可是最好的朋友兼搭檔,有對方家鑰匙有什麼不對的。」

  Judy感動地看著他,一頭栽進了Nick的懷抱。

  Nick摸摸她的頭,無奈地說:「你們兔子就是情緒化。」卻忍不住翹起了嘴角。

End.

一個立意不明的故事(。

單純想寫這兩隻,因為真的好可愛嗚嗚嗚@@@@

本來想寫個破案故事,結果發現我的腦細胞大概也就只能寫這種立意不明的日常極短篇了orz說不定有後續,換Nick照顧Judy(尛

以及去查了一下設定,貌似只有哺乳動物被擬人化了,從俱樂部那段可以看出來還是有昆蟲存在的(Yax身旁的蒼蠅),所以,呃,既然狐狸不吃肉,只好吃蠕蟲和水果惹(#

评论(5)

热度(33)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