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盾鐵】You are Where I Belong(AU,養兄弟梗)01

You are Where I Belong

CP: Steve Rogers/Tony Stark

舊文重開,不過估計沒人記得hhhhh

隊長是個死弟控,年齡操作有,為CP亂改劇情有,文字無趣請斟酌觀看。

主CP是盾鐵,副冬寡,後期可能會出現綠鷹錘基。

作者是個眼殘+手殘,歡迎捉蟲。

*

  Steve有了個新弟弟。

  幾個星期前,父母帶回來一個小男孩,有著棕色的微卷髮、長長的睫毛和相同顏色的大眼睛,是個相當可愛的孩子。男孩的名字是Tony,今年四歲,比Steve小了整整八歲。母親告訴他Tony的親生父母死於車禍。

  Steve發現這個小弟弟似乎很怕生,於是他盡可能地對Tony好,想要打開他的心房。兩個月後他的努力終於見了成效,Tony越來越黏他,Steve也享受著弟弟的依賴。Steve教Tony畫畫、組裝模型——Tony意外地有天賦,不,他根本就是個天才——甚至每天晚上念睡前故事。他樂此不疲。

  Steve覺得自己能有Tony這樣的弟弟,真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事情。他會付出所有只為了讓Tony開心。

  Tony五歲時上了幼稚園,比同齡人矮小的身材使他成了被欺負的對象。Steve還記得有一次他去接Tony,弟弟一看見他就飛奔過來,抱著他的小腿哭。

  「怎麼了?」Steve蹲下,揉揉Tony的頭髮問。

  「葛格、回家……」Tony斷斷續續地說。

  Steve原本想找老師談談的,但Tony想回家,他只好先把弟弟帶回家。

  一直到回到家,Tony才抽抽噎噎地說幼稚園裡有同學故意推他、打他。Steve簡直要氣炸了,他當天晚上就跟父母說了這事,要求他們立刻換間幼稚園。晚上Tony睡不好,Steve只能抱著他拍拍他的背說不怕、哥哥在這。Steve開始瘋狂地健身、練拳擊,原本只是豆芽菜小身板的他在一年內抽高了將近二十公分,成了肌肉型男。因為他下定決心要保護弟弟。

 

  Tony在十五歲的時候進入叛逆期,那時他剛拿到MIT的offer(Steve對此相當自豪),Steve則是剛大學畢業。自從父母在兩年前過世後,Tony在外頭與「朋友」待的時間越來越長,Steve因為學業繁忙的緣故也沒有太過拘束他,但有天他接到了一通電話,讓他驚覺事態嚴重了。

  Tony惹上麻煩了。

  他不知怎麼地混入了夜店,憑著酒精壯膽搭訕了一個紅髮的女人,不料那女人已經有了男朋友,還是忌妒心特別強的那種。女人的男友給了Tony一拳,他不甘示弱地打了回去,不過三腳貓功夫,Tony情急之下拿起酒瓶砸向了對方的腦袋,把人打暈了。

  Steve跨上摩托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酒吧,店裡一片狼藉。他一再道歉,並承諾會賠償醫藥費,女人看他外表正直、表情誠懇,也沒多加糾纏,單手拎起了躺在地上的男人,留下了一個名字,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中緩緩離去。

  女人留下的名字是Natasha。

 

  Steve把Tony抱上了摩托的後座,Tony昏昏沉沉的,嘴裡不知在念叨著什麼。Steve想他一定要買輛車才行。

  他在回去的路上騎得特別慢,得提防Tony從車上掉下去的可能。好不容易到了家,Steve攙扶著Tony一步步地走進屋內。一個小機器人迎接他們。小機器人是Dummy,Tony的專屬助手(因為Steve會不停地在他耳邊說教,Tony表示要私人空間)。

  Steve把Tony抱進他的房間,輕柔地把他放上床,替他脫下了衣服、換上睡衣,莫名的衝動下Steve在他額上吻了一下之後起身去洗澡。

  Tony做了一個夢。

  夢裡他和Steve不是兄弟,是伙伴。他們是保衛地球的超級英雄。嘿,他還看見了有著小鬍子的自己呢。Steve是二戰時期的士兵,因為某些原因被冰封了數十年,被他和一個金髮妞在冰層中發現後解凍。——天啊,這不是Captain America?他忍不住想,他最喜愛的、正好與Steve同名的漫畫人物。他們一起經過了很多戰鬥,經過許多生死別離,感情難以言喻。夢的最後兩人卻反目了,成了敵人,然後Steve死了,由於他的固執。

  Tony驚醒。

  Steve正好推門走了進來,Tony跌跌撞撞地爬下床抱住Steve,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味道,感受著他的體溫。幸好只是夢而已,Steve還在。

  Steve任由他抱著,不知過了多久,Tony才抬起頭,張脣顫抖地說:「我做了惡夢。」

  Steve一瞬間感到心疼,Tony已經很久沒有露出這種脆弱的表情了,也許酒精起了些作用。他擁緊Tony,無聲地安慰。

  Tony又抱了Steve很久,才再次抬頭說他想洗澡。

  「好,我在外面等你。」

  Steve靠在浴室門邊,聽著裡頭嘩啦啦時有時無的水聲確保Tony不會出什麼意外。他意識到自己好像很久沒有與Tony這麼親密的接觸了。忙著畢業、找工作,雖然每天都會回家,可是Tony也不一定在(幸好他還會留紙條)。

  太失敗了。Steve想。

  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Tony打開浴室的門走了出來。

  「穿上衣服,會著涼。」Steve說。

  「為什麼你不幫我穿呢?」Tony反問,進了房間。

  Steve輕聲嘆了口氣,跟著回了房。

  Tony坐在床上,拿著睡衣。Steve解下Tony的浴巾,替他套上褲子和衣服,然後小心翼翼地扣緊上衣的鈕扣。

  Tony的頭髮還是溼的,本人一副「我就是不想吹頭髮」的樣子,Steve只好插上吹風機的的插頭,Tony自發地移動到他的懷裡。Steve的手指穿過Tony凌亂的的髮絲,Tony瞇起眼像隻貓咪享受著Steve的服務。天知道Steve有多久沒幫他吹頭髮了?

  「對不起。」Tony突然說。

  Steve關上了吹風機。

  「這詞我從十三歲就沒再和人說過了,所以Steve聽好了,」Tony仍帶著的語氣比平常放軟了許多,「我很抱歉。很抱歉惹出這件事,我在此向天上的四位爸爸媽媽發誓,我會乖乖去念MIT,別生氣好嗎?我不會再泡吧喝酒了。」他越說越音量越小、越心虛。

  Steve笑了出來。Tony還是這麼可愛。

  「笑什麼?」Tony有些惱羞成怒。

  Steve抬手揉了揉他的頭髮,「我不會生氣,雖然你今晚的表現真是令我失望。」Tony的表情立刻委屈起來,Steve繼續說:「我希望你能把這件事當成一個教訓——在搭訕女孩子之前記得注意她有伴了沒。還有,誠實地告訴我,你喝了幾瓶酒?」

  「只有兩瓶……」Tony小聲地回答。

  「這是最後一次了。Tony,你才十五歲,我也很抱歉之前那一段時間沒怎麼關心你,那是我的錯。現在,你要當個十五歲的少年,我不管你念不念MIT,就是別走偏了,嗯?」

  Tony小幅度地點了下頭。

  「好了,該睡覺了。」

  「我想和你睡。」Tony拉拉Steve的衣袖。

  「鑒於剛才的不良行為,先讓我想想,」Steve看著Tony沮喪的神情,沒有平時的不可一世,這說明他還是在乎他的,Steve心底泛起一股甜蜜。「好。」

  Tony露出大大的笑容,鑽進被子裡。Steve起身關燈。

  Steve躺到床上攬住Tony,讓他枕著自己的手臂。

  「I love you.」Tony說。

  Steve愣了一下,回過神後回了句「Me too.」撫了撫Tony的髮,帶著無法抑制翹起的嘴角入睡。

 

  「Hello?」來電未顯示號碼,Steve疑惑地接起電話。

  「我是Natasha。」那端的女人說。

  「噢,女士,妳想討論關於醫藥費的問題嗎?不過妳是怎麼有我的……」

  「別管那些了。Steve Rogers,我們得見個面。」女人相當強勢。

  拋開女人是怎麼得知他的手機號碼和姓名的問題,一向尊重女性的Steve沒有拒絕,約定了見面地點後掛上電話。現在他必須先把Tony的早飯做好。才七點,Tony至少要到九點後才起床。出門前他留了張紙條以防萬一。

  到了約定的咖啡廳,Natasha張揚的紅髮很容易辨認,她身旁坐了一個男人,頭上纏著繃帶,應該就是昨晚的那位。

  Steve侷促地在兩人對面坐下。

  「嘿,兄弟,放鬆。」男人說,氣質似乎有絲……逗比?Steve很難去形容。

  「關於昨晚的事,其實是個意外。」Natasha說,「讓我開門見山地說吧,我們希望你能加入神盾局。」

  神盾局……?那是什麼詭異的邪教組織嗎?Steve開始在心中盤算著離開的藉口,但都被責任感小精靈一一駁回。

  「哇喔,他完全在狀況外。」男人撞了撞Natasha的手臂,成功獲得白眼一枚。

  「神盾局是國土戰略防禦攻擊與後勤保障局的簡稱,我和這位Clint都是局裡的特工,我們負責保障世界的安全。」Natasha簡單地說明。

  Steve有種不真實感,但昨晚這個女人可是單手拎起了一個一米八幾的男人,真實身分是特工好像也沒什麼意外的。

  「我們知道你最在乎的就是Tony,你的養弟弟。」Clint說,「神盾局從很久以前就在注意你了。記得Howard Stark嗎?」

  Steve當然記得,Howard是Stark企業的前CEO,也是父親的高中好友。但在十一年前因為車禍過世,小兒子下落不明,從此企業易主。他很喜歡這個留著小鬍子的叔叔,總是帶新奇的玩具給他玩,得知Howard不在的消息讓他傷心了好一陣,幸好後來Tony出現了。

  「Tony是他的兒子。」Natasha不緊不慢地說。

  「什麼?」他早該想到的!那雙眼睛!父母不會突然收養一個小孩!Steve懊惱自己的遲鈍。

  「而Howard,是神盾局的創始人之一。」Natasha繼續說,「十一年前那起車禍發生得很蹊蹺,但至今原因仍然不明。神盾局得知了他的獨子被Rogers夫婦收養,於是一直在觀察你們。而局長認為你是個當特工的料子。」

  「所以酒吧那件事……?」

  「我和Clint想從你弟弟身上下手,把你弄進來。不過裝成吃醋的男友跟你弟打了一架完全是Clint的自作主張,他也沒想到那小孩下手那麼狠。」

  「至少我們和他見面了!」Clint辯解。

  Steve垂下眼,思考著拒絕的可能性——基本上是零。這事絕對是國家機密級別的,要不加入,要不就是被抹殺。至少他看過的小說電影都是這麼說的。但他放心不下Tony,成為特工代表著他必須出任務,而且時刻有生命危險,他不能忍受自己離開Tony。

  「他肯定在想他的寶貝弟弟該怎麼辦。」Clint附在Natasha耳邊道。

  「先生,不好意思,很不恰巧地我的聽力比一般人都強了些。」Steve開口,「是的,我在擔心Tony。他才十五歲,不能沒人照顧。」

  Clint簡直想翻白眼。

  「神盾會給予特工的家人最妥善的保護。」

  「我不知道。我現在腦子一片混亂。可以……給我幾天時間想想嗎?」Steve煩躁地揉揉太陽穴。

  Clint和Natasha對看一眼。

  「好吧,」Natasha拿出一個類似老式手機的東西,「想清楚了就撥裡面的號碼。」

  Steve接過,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現場。

 

  Tony伸了個懶腰,緩慢地穿上拖鞋下床。他走到客廳,又看了看廚房,發現Steve不在。他看見了放在餐桌上的紙條,把微涼的培根煎蛋放進微波爐加熱。

  開門聲響起,Steve回來了。他看起來似乎有點疲累,但又不像晨跑後的感覺。Steve在餐桌前坐下,微波爐正好發出「叮」的一聲,Tony拿出盤子,坐到Steve對面。

  「Tony,我要跟你談件事。」Steve開口。

  Tony嚼著培根點點頭算是應了。  

  「我去見了你昨天搭訕的女人。」

  Tony瞪大了眼,「她有沒有提出什麼無理的要求?是不是想叫你去當她的男傭?天啊,Steve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會愧疚死!是我打了她男朋友,應該我來承擔!」

  Steve無奈地說:「Tony你想太多了,」他的弟弟想像力仍然如此豐富。「她希望我能進她的單位工作。」

  「所以我算是給你找了份工作?我真棒。是做什麼的?」

  Steve咬著下脣,好一會才出聲:「……神盾局的特工。」

  Tony重重地放下了叉子。他雖然不知道神盾局是什麼,但特工這個詞他還是懂的。「哇!是類似FBI的那種東西嗎?」

  「啊……算是吧。」Steve模糊地回答。

  Tony露出了興奮的表情,抓住Steve的手,「真是太酷了!」但隨即又垂下了眼,「可是會不會很危險?Steve你還是別去了,我不能……想像失去你。」

  Steve覺得有根針戳著他的心臟,刺痛的感覺蔓延,他不想讓Tony傷心,也絕對不會。他反握住Tony那雙略小了些、卻布著薄繭的雙手,「我不會離開你。永遠不會。」

  Tony眨了眨眼,似乎想到了什麼。「我想呀,Steve你還是答應好了,我相信你。你可是我的哥哥。」

  Steve對於Tony的善變感到驚訝,不過說實話,特工這個工作挺吸引他的。哪個男孩沒有英雄夢?他還記得小時候經常和Tony玩間諜遊戲,但Tony可能不記得了。

  「我再想想。」Steve最終給出了這個回應。「對了,明天該去學校報到了。」

  他不說Tony都忘了還有這碴了。雖然不是特別想去,但他答應了Steve,答應了就不反悔,他不想再看到對方失望的樣子。

  「好吧。」Tony低下了頭。

 

  正如Natasha所說,Steve撥了電話沒多久,在一個機械女聲的回應後,門鈴就響了起來。Tony好奇地搶在他前面開門,站在外面的是一名褐髮女郎。Tony吹了個口哨。

  「我是Peggy Carter,你一定就是Tony,」女郎微微一笑,「我能進去嗎?」

  Tony乖乖地讓了路。

  Steve首先打了個招呼。

  「我是你的訓練官,」Peggy開門見山,眼中充滿濃濃的審視意味,「期待與你的合作,Mr. Rogers。」

  Steve禮貌地回了一個微笑,「我也是。」

  Peggy繼續說:「我們該去三曲翼大樓報到了。」

  「三曲翼大樓?是那個神盾局的總部?」Tony很有興趣地問,「我能跟去嗎?拜託。」順帶附上狗狗眼。

  Steve原本想出聲阻止他,但Peggy卻爽快答應了。

  「說實話,神盾也有招募你的意願,」Peggy揚起一抹笑,「聽說你最近拿到了MIT的offer?令人驚嘆。神盾有訓練學院,何不考慮一下?」

 

  「神盾局局長,Nick Fury。」戴著眼罩的黑人介紹了自己的身分。「很高興能見到你,Steve Rogers。」

  Tony努力控制著不要說出一些「無禮」(是Steve這樣認為,他覺得只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的話。說真的?Fury?真的有人姓這個嗎?難怪這個男人一副憤怒的樣子。

  「Agent Carter,帶Rogers認識一下這棟大樓。」Fury下達了命令,接著他面向Tony。

  「你是個天才,Tony」,他無視了Tony一臉「我知道我很厲害還有你為什麼直接叫我名字」的自大模樣,「我們由衷希望你能夠跟隨哥哥的腳步加入神盾,這樣子也不必與他分開了,不是嗎?」

  Fury恰到好處地提出了Tony一直害怕的事情。

  望著Steve跟著Peggy離開的背影(噢,Steve回頭對他笑了一下), Tony開始思考起了這個重大的問題。

 

  Steve對於Tony加入神盾的事情抱持絕對反對。

  他怎麼能讓弟弟陷入一個隨時可能丟掉性命的環境?至少MIT不必出任務,也不用時刻擔心被「處理」掉。他相信神盾有能力讓一個人完全消失。

  「我保證,每個周末去接你。」Steve得住在訓練學院,既然Tony不進神盾,那就得申請住校。雖然他很擔心Tony會不會自己洗衣服、會不會記得吃飯等等瑣碎的事情,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你想加入神盾?等成年了再說吧。」Steve態度難得地強硬。

  「噢拜託!」Tony不滿地看著Steve,對方的藍色雙眼中充滿不贊同,Tony哼了一聲像個小孩子跑回了房間。

  Steve無奈地嘆了口氣,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Tony把自己鎖在了房裡好幾個小時,直到Steve提著一盒甜甜圈敲了敲門。

  「Tony?我們得談談。」

  沒有回應。

  「我買了草莓甜甜圈。」

  「喀噠」一聲,門被打開一個小小的縫隙。

  Steve揚了揚手上的盒子,「可以讓我進去嗎?」

  Tony安靜了會,轉身走向了床鋪。

  這是代表同意了。Steve走進房間,把甜甜圈放在桌子上,接著在Tony身邊坐下。

  「……我不想離開你。」Tony低聲說。

  Steve攬住他的肩,Tony順勢滑入了他懷裡。「我也不想,」他回應,「但我們總不可能一輩子在一起,不是嗎?你也該學著獨立了。」

  Tony差點就脫口而出「我們為什麼不能一輩子在一起?」,他盯著Steve,對方湛藍色的雙眼就像一片汪洋,而他陷在其中無法自拔。

  「……我會去MIT。」他妥協。

 

  「Okay,Okay,我知道,我十五,不是五歲。」一直到宿舍門口,Steve還在念個不停,無非是他要記得吃飯、早點休息、好好學習之類的,Tony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打開寢室的門,裡面已有個黑人男孩,年紀看來不大。難不成又是一個跳級的?Steve想。

  「嗨,我是Sam Wilson。」男孩對兄弟倆露出笑容。「你們哪位會是我的室友呢?」

  「這位。」Steve指了指Tony,「我叫Steve Rogers,這是我弟弟Tony,」他也回了個微笑,「麻煩你多多照顧他,他有點……嗯,生活殘障。」

  Tony瞪了Steve一眼,還不是他養的。

  「好啦,你不是還得,呃,上班,到時候遲到又被教訓。行李我能自己整理的。」Tony推推Steve,要知道Peggy外表和善,卻不是好惹的。

  Steve又給了Tony一個緊緊的擁抱,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哇喔,你哥對你真好。」Sam說。雖然他覺得這對兄弟實在太不相似,也太過親密了點。不過這是別人的私事,他也無權多問。

  「他就是個老媽子。」Tony聳聳肩。

  寢室的床有兩張,設計是床鋪在上,下方是書桌的形式。左邊那張明顯放了許多Sam的東西,於是Tony坐到了右邊的椅子上。

  他們開始聊天,Sam大Tony兩歲,同是跳級生。Sam有個非常會做餅乾的媽媽,他分享了幾片給Tony,這讓Tony立刻決定把他當知心兄弟了。

 

  Steve確實遵照了諾言,每個星期都會去接Tony回家過夜;即使有任務他也會提前告訴Tony,這樣子Tony會沒那麼不高興。

  「Tony,我有朋友要介紹給你。」某次Steve說。「我們今晚去餐廳吃。」

  Tony很好奇他所謂的「朋友」,該不會是女友?Tony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Steve才不會有女朋友。

  Steve領著Tony進了餐廳,四處看了看,Natasha的紅髮很好認。

  Tony發現「朋友」之一就是他搭訕過的那女人,也是替Steve牽線進神盾的人,不由得一陣尷尬。

  「你們現在都成朋友啦?」他附到Steve耳邊問,對方朝他眨眨眼。

  Natasha身邊坐著一個男性,卻不是Clint,Tony覺得他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他究竟是誰。

  「這是Natasha,」Steve開始介紹,「這是Bucky,Tony你還記得嗎?我的高中同學。」

  Tony這才想起,Bucky還來他們家吃過幾次飯,但那時他年紀還小不是記得很清楚。原名James的他被稱為Bucky的原因是和Steve同名的那位隊長正好也有一位與他同名的跟班,外號Bucky,於是這自然而然成了他的外號。雖然他強調過很多次他並不是Steve的跟班,Steve是他的跟班還差不多。

  「噢,小鹿。你黑眼圈好重。」

  無視小鹿的稱呼,Bucky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沒辦法,Nat精神太好。」

  Tony的表情變得有點扭曲,Steve急忙解釋:「Bucky後來也加入了神盾,Natasha是他的訓練官。」Tony才恢復正常,也意識到自己剛被Bucky擺了一道。

  「你們真慢,我肚子都要餓死了。」突然一個人從桌底鑽出,嚇了在場男性一跳(Natasha淡定得就像她早就知道這會發生)。正是Clint。他打量Tony,想知道為什麼Steve每天至少提到他五次以上。「小弟弟,你打哥哥的那一下我現在還在痛呢。」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啊,除了是個機械天才以外。他想。

  「這是Clint,還有其實他並不是Natasha的男友。」Steve急忙說。

  「代表你得加強訓練,我回去會告訴Coulson的。還有你怎麼會在這?」Natasha看起來很想踹人。

  Clint站起來,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你們幾個要出來吃飯居然不喊我,虧我們還是搭檔呢Tasha。」他擠了擠眼睛,被Bucky兇狠一瞥後扁扁嘴沒再說話。

  Natasha翻了個白眼,卻也沒有趕他的意思。

  於是Clint加入了飯局。Tony似乎有意與他作對,他說一句Tony就回一句,弄得他簡直想尖叫讓人把這個壞小孩帶走。

  「Steve——」

  「不行,Tony。」

  「拜託。」

  在Tony的狗狗眼攻勢下,Steve只好認輸答應讓他今晚去Bucky家住一晚,他最近買了最新的遊戲資料片。

  「好吧,但是我會跟去。」他轉過頭,不看Tony一臉「你會毀了派對!」的埋怨表情。

  Clint覺得自己要瞎了。這對兄弟為何可以旁若無人地像對小情侶秀恩愛?他摀著眼,心想「既然都沒有血緣關係拜託快去領證吧同性婚姻都合法了!」但他馬上又意識到Tony還沒成年,於是又糾結起Steve究竟算不算誘拐青少年。

  「肥啾你幹嘛遮著眼睛?」Bucky好奇地問。

  「別叫我肥啾!都是你害的,Anthony我討厭你!」Clint哀怨的說。

  Tony忍不住大笑,Bucky和Steve也笑了起來,連Natasha都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评论

热度(18)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