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Larry】Angel with Blue Eyes(短篇一發完)

Angel with Blue Eyes

CP: HarryStyles/Louis Tomlinson

刀子預警,BE預警(我TM第一次寫BE就獻給Larry了,就當立個旗,千萬不要神預言)

沒有兩人直接的互動描寫。

*

  街角新開了一家書店,本著懷舊的精神以及對紙質書的熱愛,女孩在某個周末下午踏入了那裡。現在是公元二零五三年,科技的快速進步使得人們放下厚重的書本,轉而投向輕薄還包括影像的電子書懷抱,這種傳統的書店更是幾乎絕跡了。

  推開玻璃門,這兒給她的感覺更像是所謂的「二手書店」,沒有浮誇的廣告,只有一櫃櫃的書本及緩緩轉動的黑膠唱盤流洩出吉他聲——天啊,這是快一百年前的骨董了吧——甚至還擺著兩個沙發。

  沒有半點人聲。女孩踱步到一個書櫃前,漫無目的地瀏覽,接著在一大片的棕色中,她看見了一抹藍色。女孩小心翼翼地抽出那本書,書名是《藍眼天使》,作者為JamesHolan。

  這是本很奇怪的書。封面用花體字印著書名及作者名,封底空空蕩蕩,連書本的簡介也沒有,翻開第一頁,上頭用略顯青澀的字體寫著「ForMy Brothers」。

  「你好啊,美麗的小姑娘。」

  一個男人的聲音突然響起,女孩急忙轉過身,入目的是一名已屆花甲的老先生。他有著異常卷曲的頭髮,以及令人移不開視線的綠色雙眼,裡頭似乎裝載著不少回憶,卻生氣蓬勃。他給女孩的感覺很熟悉,但她就是想不起來究竟在哪兒看過他。

  「噢,嗨。」女孩緊張地說。

  「我是這家店的店主。」他笑著說,眼角細紋相當明顯,聲音像一壺發酵已久的佳釀,令女孩感到有些昏沉。女孩想他年輕時一定很受歡迎。

  出於禮貌,女孩也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接著她問:「我能請問一下這本書……?」

  店主眨了一下眼,「哇喔,是這本啊,」他轉過身走向了一邊的沙發,「請坐。」

  女孩依著他的指示在沙發上坐下,「為什麼這本書這麼……樸素呢?」

  「Well,」店主說,「Holan是我的一個老朋友了,這書是他送我的初版。說實話,小姑娘,妳是我的第一位顧客,現在的人都不懂紙質書的美妙之處了。」他搖搖頭,「看在妳我有緣的分上,這就算是我送妳的吧。」

  店主的語速很慢,但卻十分有說服力。等女孩回過神,她已經拿著這本《藍眼天使》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一個星期後,女孩再次踏入那家書店。帶著一顆沉重的心。

  她把《藍眼天使》看完了。

  原本翻了幾頁,以為是本陳腔濫調的言情小說,但其實不然。威廉和艾德華是當紅男團的成員,他們深愛著對方,卻因為公眾的壓力而不得不隱藏戀情,威廉被安排了假女友,艾德華則是被塑造出了花花公子的形象。

  故事的時間點在四十多年前,二十一世紀初。那時同性戀仍不是大眾全能接受的事情,為什麼人們會認為「強迫相愛的兩個人分開,只因為他們是同性」這件事是理所當然的?女孩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查了一些資料,發現世界在這幾十年間變化真的很大,她開始慶幸她生在這個時候。

  走進店裡,一樣的空蕩。

  店主坐在沙發上,聽見開門聲他抬起頭,「噢,是妳呀小姑娘,想要來些茶嗎?」

  她點點頭,輕聲道了謝。

  「妳把書看完了?」

  「是的。」女孩回答,看著店主嫻熟的把茶葉放進壺中,沖泡了幾次倒進了杯子,放到她面前。女孩猶豫了一下,還是開了口:「我哭了好多次。」

  「Well,那的確是一本很情緒化的書。」他緩緩地說,「不過幸好只是小說,對吧?」

  他輕鬆地說著,但女孩覺得他的話中別有深意。不過看著店主飽經風霜的臉,她決定還是別想那麼多了吧。

  「小姑娘,妳有喜歡的男孩子嗎?」他突然問。

  女孩差點把手上的東西摔下去,足球隊長帥氣的身影出現在她腦海中。小心翼翼放下茶杯後,她輕聲回應:「我猜是的。」不知怎麼地,店主有一種很吸引人的氣質,讓女孩不願意對他說謊。

  「妳現在幾歲?」

  「16歲。」

  女孩說出這句話後,店主的眼睛塗上了一層厚重的悲傷,一瞬間蒼老了許多。

  「我也是在16歲的時候遇見他的。」店主說,他的聲音也跟著染上了一種悲涼的語調,女孩忽然感到心臟一陣揪緊。

  「他是我此生摯愛,但我們不能在一起。」

  「他們說我們是錯誤的。」

  「我們最終沒有走到最後。」

  「我們離開了對方,從此再也沒有聯繫。」

  「不過我知道,我再也不會愛另一人如他。」

  店主說了很多,女孩似懂非懂地聽著,一直到離開書店,她都沒有緩過神。

  過了幾天,她到了久違的祖母家。祖母的房間裡放著許多音樂光碟,女孩最喜歡的就是把這些光碟全部聽一遍。

  其中一個專輯的封面上有五個少年,其中一個有著綠色的雙眼和褐色的卷髮。

  她想起了那間書店的店主。

  「Grandma,這是什麼團體?」

  祖母彎起雙眼,笑得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他們當年可是風靡全球,幾乎所有的女生都愛他們。」

  女孩的手指輕輕撫過略微泛黃的封面。

  「而且據說,」祖母神祕的說,「這兩位,」她指了指綠色雙眼的少年和另一個黑髮藍眼的少年,「曾經有著祕密的浪漫關係。我當年也堅信過,但自從黑頭髮這個結婚後我就放棄了這個幻想。」祖母的語氣就像是在嘲笑當初少不經事的自己,女孩卻笑不出來。

  萬一他們真的曾經愛過對方呢?

  她想起了《藍眼天使》中的情節,威廉和艾德華的形象在她眼前與兩名少年重合。

  「他們的名字叫什麼?」她問。

  「哈利、利亞姆、奈爾、贊恩和路易。」祖母由左至右一個個指給她看,「我最喜歡的是路易,我想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妳Grandpa也是黑髮藍眼的原因。」祖母輕笑,「妳的名字是照著他們的歌曲取的,妳父親為此還碎碎念了好久。」

  「贊恩離開之後,剩下的四個人再發了一張專輯,接著說要休整一段時間,但他們再也沒有回來。我還記得宣布正式解散的那天我躲在房間哭了一整個下午,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還被我哥哥取笑了好一段時間。」祖母說起當年就滔滔不絕,「在那以後,哈利和路易就只見過一次面——至少據粉絲們所知——路易的婚禮上他和奈爾是以伴郎的身分出席的,那也是他們兩人的最後一次合照。我還記得他們剛成立那會這倆有多親密,但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大概只有親近的人知道,總之他們似乎是分道揚鑣了。」

  女孩盯著那五個少年,眼圈發紅。

  她跑回房間在電腦上打下哈利和路易的名字。

  多年前的新聞在眼前跳出,她忍不住落淚。

  

  他們的故事始於一次心血來潮,終於社會的輿論壓力。

  他們相愛過,卻再也無法執起對方的手。

  他們知道,再也不會有人愛自己如此。

  因為他們是對方的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相遇、相知、相愛,卻無法相守。

——James Holan《Angel with Blue Eyes》


/End.


评论(2)

热度(12)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