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Tycutio】咱們湊合吧(短完)

《咱倆湊合吧》

CP:Tybalt/Mercutio

如此鄉村風的名字真是對不起(土下座)

死後世界的設定不嚴謹,我只是想讓他們上床(。

OOC……嗎?



  Tybalt是先一步恢復意識的。他發覺自己躺在棺材板上,有些迷茫。被Romeo捅了那刀後,他應當是死了的。但意識清晰,甚至能自由活動的身體都讓他覺得奇怪。隨即他又感受到:他沒有心跳。他確定了,他的確死了;這裡或許就是傳說中的死後世界,別稱天堂或地獄,端看個人生前品行。

  Tybalt覺得,這兒應該是地獄。

  一轉頭,他的仇人——Mercutio竟然就躺在他旁邊、另一片棺材板上。這下他更加確定了,這裡就是地獄。

  他和Mercutio一起下了地獄,多麼荒唐。

  Tybalt起身離開了棺材板,此時Mercutio也睜開了雙眼。

  「——Tybalt?」

  Tybalt嘴角揚起一抹諷刺的笑:「歡迎來到地獄,Mercutio。」

 

  「地獄」的樣子跟維洛那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一片死氣沉沉,除了他們兩個再也沒人——或許不該稱之為人了,他們已經死了。

  「所以,就是你和我了,Tybalt。哈。」Mercutio在探查過後,兩人站在廣場中央時,下了個結論。

  Tybalt連個眼神都沒給他,「若是你想要報仇,我隨時奉陪。」

  「說什麼呢,以後就是我們兩個了——相伴永生永世。」Mercutio瞇起眼,高舉雙手轉了個圈,「在這空蕩蕩的維洛那,Mercutio和Tybalt——永遠!多麼有趣的結果!」

  Tybalt可一點也不覺得有趣,與仇人相伴——這就是上帝給他的懲罰。

  剛才在與Mercutio探查城市的同時,他觀察著這個小瘋子的一舉一動,內心仍是帶著厭惡,不過他也只能接受事實。他得試著與Mercutio和平相處,即便他生性好鬥,即便他從小就仇視著Montague,也無法每天和人吵嘴、甚至決鬥,還是在所處地僅有他們兩人的時候。何況Mercutio本來就不是Montague,他只是那該死的Romeo的好友。

  「Mercutio。」他盡量平靜的開口,「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試著……放下仇恨。」

  「仇恨?根本沒有什麼仇恨!」Mercutio用他一貫的語氣說,「是你在作繭自縛,Tybalt。」

  聽見這句話,Tybalt驚愕地把游移的視線轉到Mercutio身上。對方還是那樣玩世不恭的表情,朝他吐了吐舌頭,隨後抬腳跑進了Montague家族居住地其中一棟房子,從陽臺探出身子,作了個鬼臉。

  Tybalt決定把剛才對Mercutio增為零的好感再次降為負值。

 

  再互相敵視的兩人,在朝夕相處下,定會有休戰的時候。而且Mercutio似乎並不怨恨Tybalt殺死了他——他擁抱死亡如同擁抱自己的情人。

  地獄沒有時間流動,永遠停在兩人因決鬥而死的那時。時間已經變得沒有意義。

  對Mercutio而言,這樣的日子實在太無趣了,他只能以戲弄Tybalt為樂。

  Tybalt正在樹下練劍,猝不及防,Mercutio從樹枝間倒掛了出來,顛倒的臉在Tybalt眼前瞬間放大。

  他們的距離很近,鼻尖幾乎相觸。不知怎地,兩人就這樣停頓了很久。

  「Tybalt,我們來決鬥吧。」Mercutio在長長的停頓後提議。

  Tybalt自然奉陪。

  死都死了,也不必擔心受傷,兩人攻勢凌厲,最終還是Tybalt技高一籌,劍尖抵住了Mercutio的頸子。但Mercutio沒有放下武器,炙熱的眼神彷彿在說快把劍刺進來吧。Tybalt盯著他揚起的白皙的頸子,覺得這個人真是瘋的可以,卻意外的……還算有趣。

  他把劍往前推了點,Mercutio的表情更加興奮和愉悅,用眼神催促Tybalt再把劍往前個幾寸、刺入他的脖子。

  Tybalt卻突然收回了劍,Mercutio明顯失望極了,不高興的看著Tybalt。

  「瘋子。」Tybalt嗤笑。

  「瘋狂乃是吾愛。」Mercutio同樣笑著回應。

 

  過了不知多久,「地獄」迎來了兩位新成員。

  ——或許不該稱之為地獄了,因為那兩人是絕不會下地獄的的。

  當遠遠的看見Romeo和Juliet挽著手走來時,Tybalt只覺痛苦難當。

  他們兩人仍是年輕的模樣,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這對愛侶在如此青春的年華逝去?他的表妹、他小心翼翼捧在心上疼的人,為了一個Montague放棄了她的生命。

  Mercutio同樣的並不高興。能再次見到好友,他是開心的;但這也代表他在大好年華結束了自己的性命。

  「Tybalt——!」Juliet朝他小跑過來——噢,那動作真是可愛極了——Tybalt和Romeo同時想。

  Juliet撲進Tybalt的懷裡,用力的抱了他一下;Tybalt猶豫著要不要回應,Juliet很快的又放開了。她現在是有夫之婦了,不能與其他男性太過親密,即使是親愛的表哥。

  「Juliet……」Tybalt神色哀傷。

  Mercutio則是一會大笑著說你沒了我果然不行,一會又為摯友之死悲慟的哭泣。

  Juliet再次依偎在Romeo身旁,兩人十指緊扣。雖然經歷了一番波折,但他們終於可以相伴到永遠。

  說也奇怪,自從Romeo和Juliet來到後,太陽開始東昇西落,再次有了白天和夜晚。

  但四名少年少女仍是容貌不改。

 

  當晚,Mercutio聽見Romeo的房內傳出充滿愛意的低語和少女的嬌喘。

  他決定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漫無目的地遊盪,等到回過神,他已經走到了Capulet的府邸前。

  Mercutio知道Tybalt的房間在哪裡,他走到塔樓底下,Tybalt正好在陽台上眺望遠方。他喊了聲Tybalt的名字,對方低頭看了眼,說了句:「上來吧。」

  Mercutio沒費太多力氣就爬上了陽台,他隱隱約約覺得另一邊的兄弟也曾這樣爬過別人的陽台。

  Tybalt的房間跟他本人一樣——無趣,據Mercutio的說法。書桌上蠟燭尚未燃盡,擺放著幾本書。被單被一絲不苟的折好。

  「我剛剛在Romeo的房間外聽見很有趣的聲音呢。」Mercutio歪了歪頭,嘴角帶笑。

  「那又如何?」Tybalt神色冷靜,但Mercutio知道他在按捺怒氣。

  「我很好奇,貓王子,」Mercutio換了個稱呼,句尾音調微微上揚:「你有和男人翻雲覆雨過麼?」

  Tybalt挑眉看他。

  Mercutio逐漸走近,太近了——他幾乎是貼到了Tybalt的胸膛,低喃道:「那是與女人截然不同的……極樂。」

  Tybalt抬手捏住了Mercutio的下巴,強迫他抬頭與他對視。Mercutio的嘴脣微微張著,就像……在索吻一般。


短小的車。


  破曉。

  Mercutio睜開了眼,Tybalt的睡顏就在眼前;睡著的他少了戾氣,更多的是被隱藏的溫柔。

  他小聲說了句:「Mercutio和Tybalt。永遠。」然後埋到Tybalt的懷裡又閉上了眼睛。

  沒多久,Tybalt睜開眼,低頭親了親Mercutio的額頭,聲音帶著笑意,低喃了句:「傻子。」

/End.


未來的某日——

M:有點懷念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呢……

T:嗯?

M:在廣場做多刺激!

T:現在也可以啊。

M:不,Romeo還是個孩子,給他們看到就不好了。

评论(1)

热度(35)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