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晨熙】撩熊攻略(短完)

《撩熊攻略》

配對:晨熙

傻乎乎的連總。

校園AU,設定走這。(稍微修改了點晨翔的設定)

其實我只想寫第一句(靠

用生命放飛自我的OOC。

標題與內文不符,要撩到熊的先決條件是你是連晨翔(不

*

  連晨翔每天早上都會被自己帥醒。

  身為連家繼承人,自小衣食無虞,想要的東西沒有一樣得不到,顏值又高,跟他告白過的女生少說有兩打,簡直是人生勝利組的最佳典範。

  如同往常,他睡到了九點多悠悠轉醒,悠哉洗漱完後,十點快半才踏進了校門。這樣明目張膽的犯規也只有身為校董兒子的他才做得出來了。

  拉開教室門,連晨翔嗅到了股不尋常的味道。掃了教室一圈,他看見了名陌生的少年。

  白淨的皮膚、卷卷的頭毛、閃亮的雙眼——簡直就是天使下凡。連晨翔覺得心底有塊地方被擊中了,突然很希望每天不是被自己帥醒,而是被這個少年美醒。有生之年第一次,他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

  甩甩頭,連晨翔裝作若無其事地踱步到座位旁邊,努力不把目光放到少年身上。入座後,他回頭戳了戳後桌馬振桓的手臂,順便偷看下天使。

  「誒,他是誰啊?新來的?」

  馬振桓點頭,「他自我介紹時你還沒到,名字是陳向熙,可以叫他Teddy。」

  連晨翔在默默咀嚼了這兩個名字。Teddy,泰迪,果然像隻小熊可愛;陳向熙,真好聽啊,向著光明,而他連晨翔便是那初升的光芒,多麼相配。

  於是他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攻略陳向熙。

 

  然而,一向是被人追的連晨翔從未將心比心過,於是開始煩惱起要怎麼讓陳向熙對他有個好印象。

  因為是轉學生的緣故,陳向熙下課時間不像其他人一樣瘋狂,而是坐在位置上安安靜靜的看書,偶爾有幾個女孩子過去攀談,他微笑回應。

  連晨翔痴痴地望著陳向熙的側臉,冷不防被拍了一下肩膀。

  「想不到遊戲人間的連少爺也會有動心的一天哦?」

  奶聲奶氣的低音炮在他耳邊響起,被打擾欣賞天使興致的連晨翔不高興地收回視線。

  「閉嘴馬popo,小高一每節下課都跑到高二來做什麼,找你男朋友去。」

  「我正在找啊。」易柏辰笑嘻嘻地回答,勾著馬振桓的手晃呀晃。馬振桓寵溺的任由他幼稚的舉動。

  連晨翔看著這副景象,發現有些刺眼,摀著眼睛不再看面前的小情侶,用餘光偷瞄陳向熙。

  危機感突然襲來,連晨翔猛地放下遮著眼的手,果然看見趙志偉在向陳向熙靠近。

  完了,可不能被趙志偉搶先。眾所皆知趙志偉特別會撩,幾乎撩遍了全校,連福利社阿姨都沒放過,名副其實的中央空調。

  一看情況不對,連晨翔不管不顧地大喊:「呂鋆峰你家趙志偉又要去撩人啦!」

  正在和彭昱暢聊天的呂鋆峰轉身,瞧見趙志偉的動作,一個箭步上去抱著了人的腰,演技爆發哭得梨花帶雨,斷斷續續地問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趙志偉無奈的回抱住對方,在他耳邊保證絕對不會;呂鋆峰又問了一次,趙志偉又答了一次,得到滿意答案的呂鋆峰立刻收起眼淚,高高興興地拉著趙志偉再去找彭彭玩了。

  「連晨翔你這招太陰了,嘖嘖。」易柏辰砸砸嘴。

  連晨翔得意的勾起嘴角,哼了兩聲。

  陳向熙被這個小騷動引起了注意,他看了看趙志偉和呂鋆峰,又轉頭看了看剛才大喊的的連晨翔。

  嗯,倒是挺帥的。陳向熙盯著他勾起的嘴角,如是想。

 

  連晨翔當天回家就上網搜尋了各式各樣追人的方法,拿出了小冊子一一記下,甚至有模有樣的制定了一套計畫,攸關人生大事,可不能像過去一樣隨性。

  第二天,他準時的在七點起床。

  七點三十分,管家瞠目結舌的望著已經準備要出門的連晨翔說不出話,欣慰的想從前只有在比賽季早起的少爺終於開竅長進,想好好學習了。思及此,管家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淚水,恭敬的送上早餐。

  事實上,連晨翔只是想早點到學校,這樣他就能多看陳向熙幾眼了。有段時間沒準時起床過的他差點爬不起來,但好在他還是有那麼點毅力的,為了天使,他不能再跟被窩糾纏不清了。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連晨翔心情愉悅的踏進教室,發現陳向熙還沒到,便打算在教室門口守候。他拉著熊梓淇和彭昱暢站在講桌旁假裝聊天,忽略兩人的姿勢是熊梓淇從後方抱住彭昱暢的腰、腦袋擱在肩膀上,實則偷看著走廊的方向,遠遠的就瞧見了那個他放在心上的身影——

  只是,陳向熙旁邊多了一個人。

  連晨翔握起了拳頭,正想著是哪個渾小子這麼不長眼睛的時候,他終於看清了那個在陳向熙旁邊的人影。

  ……居然是黃偉晉!

  大嫂!天助我也!連晨翔大喜。

  黃偉晉把陳向熙送到了教室門口,還想再叮嚀兩句就被連晨翔的咳嗽聲打斷。

  「大嫂好。」連晨翔笑瞇瞇地打招呼。

  黃偉晉感到一陣惡寒。叫自己大嫂就算了,他已經看淡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被壓的那方,倒是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禮貌、還準時到學校的?

  一邊的熊彭二人看見黃偉晉也乖乖打了聲招呼。

  「嗯,早安。」黃偉晉有些不自在的回應。

  「大嫂和向熙認識啊?」連晨翔問。

  向熙?你們什麼時候這麼熟的?黃偉晉開啟吐槽模式。

  黃偉晉正在內心翻白眼時,陳向熙開口了:「偉晉哥,他們為什麼都叫你大嫂?」

  「因為他是大哥的女、咳,男朋友啊。」連晨翔立刻解惑,繼續保持著迷死萬千少女的笑容。

  「弘証哥?」陳向熙又問。

  「啊……是。他認了一群乾弟弟。」黃偉晉頗為無奈,羅弘証此人正義感太重,又有奇怪的責任心,於是眾人就「哥」、「大哥」的叫了起來,身為羅弘証男友的他也成了「大嫂」。

  「那先正式介紹一下,這是陳向熙,我的表弟。」黃偉晉繼續說,「連晨翔、熊梓淇、彭昱暢。」

  陳向熙淺淺微笑,連晨翔覺得心裡的小鹿好像撞到牆了,有點暈頭轉向。

  「那我先去班上了,你們要好好照顧小熊。」黃偉晉摸了摸陳向熙的一頭卷毛,隨後轉身離開。

  連晨翔笑得更開了。「你昨天沒什麼出教室對吧,待會下課我帶你去校園晃晃?」

  陳向熙順水推舟的答應,接著連晨翔從他肩上拿下了書包,替他放到了位置上。陳向熙有點懵,明明才認識,怎麼剛才的互動……這麼自然呢?就好像他們已經認識了很久了一樣。

  連晨翔則暗道自己真是太機智了,找到了單獨相處的機會不說,貼心的舉動一定在陳向熙心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剛才上課陳向熙被惡趣味的國文老師點起來回答問題,其他人本來以為是老師故意要刁難一下轉學生,沒想到陳向熙居然馬上就答了出來,讓所有人驚訝不已。

  連晨翔有種莫名的驕傲感,他看上的人果然是最優秀的。他看出其他人崇拜學霸、蠢蠢欲動要攀談的神情,什麼矜持裝逼都不要了,一下課就去了陳向熙的位置前衝他傻笑。

  他領著陳向熙在操場和籃球場先轉了轉,然後在場邊找了個位置坐下,正式開始了解陳向熙。

  陳向熙是黃偉晉的表弟,原本住在上海,後因父母工作關係搬了回來,不過沒什麼口音,畢竟真正算起來他也只在上海待了八年而已。

  連晨翔很驕傲地介紹自己是籃球隊的小前鋒,以及公認的王牌。

  「我們星期一到星期四下午都有訓練,你……」連晨翔頓了一頓,思考了一下這問題會不會太過暴露他的企圖,最後決定改個說法。「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雖然這人有點蠢,但挺可愛的。陳向熙點點頭算是應了,順帶再附上一個微笑。

  連晨翔覺得心裡癢癢的,好像只要一看見陳向熙笑他就不太正常了。

  算了,不正常便不正常吧。為了陳向熙,他心甘情願。

 

  兩人進展還算快,幾個星期過去,連晨翔已經可以摸摸小手、搭搭肩了,這讓他信心倍增。

  而他最近又有了新招:自從一次和馬振桓去陳向熙家裡做報告,發現陳向熙住的離學校有段距離,經常來不及買早餐,便自告奮勇的每天給他送早餐,還能順便一起上學。

  「反正我家管家每天都會做,而且經常做多,與其倒掉浪費,不如分你一點。」連晨翔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默默向以後要多做一份早餐的老管家道了個歉。

  陳向熙本想拒絕,但看著連晨翔誠懇的眼神,仍是說了好。

  對方這些天的殷勤表現他都看在眼裡,一開始他還沒想那麼多,經過黃偉晉旁敲側擊的暗示後,他才意識到連晨翔似乎真的……是對自己存了點別的心思的。

  之前在上海的時候他其實是很受歡迎的,每節下課他的身邊都圍著一大群人,男女皆有;甚至在初中畢業時他還被一個班上的男生告白,他那時真的慌了,只是搖搖頭便跑開了,現在想想,不知道那人是不是一時迷茫或是真心?

  但是對於連晨翔,他絕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

  畢竟他帶著身為轉學生的自己一點一滴地融入了這個班級、這個校園,交到了不少好朋友;經常罩著他,不讓他因為轉學生的身分被欺負;有什麼好東西也會第一個跟他分享。

  現在又提出要幫自己送早餐,陳向熙覺得自己、的確有那麼點被感動了。

  不過要讓他完全動心,還差的遠呢。

 

  「小熊,我這兩個星期不能跟你一起去上學了,」連晨翔帶著些微歉意說,「最近要比賽,我得早點到校。」

  「唔,你是王牌嘛,可以體諒。」陳向熙覺得有股莫名的失落湧上心頭,卻轉瞬即逝,便安慰自己是錯覺吧。表情也調整到不太在意的樣子。

  對方的表現讓連晨翔內心升起挫敗感,他這幾個星期來的心血似乎都是白費,陳向熙仍沒有把他擺到一個特別的位置上。

  陳向熙發現連晨翔眼中黯淡下來的光芒,心下一軟,加了一句:「我會做大字報去幫你加油的,說好的王牌可不要漏氣啊。」

  聽到這句話,連晨翔立刻滿血復活。

  陳向熙留下來看過連晨翔的幾次練習,他對籃球不是很了解,但連晨翔在球場上神采飛揚的那般神情,卻使他對「王牌」說法無庸置疑。

  球場上的連晨翔很耀眼,這點在兩個星期後的比賽上陳向熙更加確定了。

  觀眾席中他舉著寫有連晨翔名字的大字報、黃偉晉舉著羅弘証的,王以綸拿著大聲公替球員加油。

  「連晨翔,加油!」陳向熙一反平時安靜花美男的形象,大喊著連晨翔的名字。

  聽見陳向熙的聲音,連晨翔更有幹勁了。一場比賽下來把敵隊電的慘兮兮,八十五比四十,比數拉開超過兩倍。而光是他本人就得了將近一半的分數。

  這樣光芒四射的連晨翔是陳向熙從未見過的,讓他異常的情緒高昂,自家隊伍每進一顆球就跟黃偉晉高興的又叫又跳,一邊的易柏辰目瞪口呆,這種變臉功夫原來不是馬振桓獨有,含蓄乖巧的陳向熙瘋狂的一面他總算見識到了。

  比賽結束後他跑下階梯,當著兩校師生的面用力抱住了連晨翔。連晨翔被他抱的暈乎乎的,像是在夢裡一樣,整個人呈現神遊狀態。

  好不容易回過神,陳向熙亮晶晶的眼神讓他差點又暈了一次,幸好他克制住了——呃,偷偷摸摸把手放到人家腰上不算。

  「連晨翔你今天好帥哦。」陳向熙笑嘻嘻的說著。

  被誇讚帥的的某人在心裡吶喊著這傢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大的殺傷力?他的血槽要空了!

  「你要給我獎勵嗎?」連晨翔把握住機會,看看能不能再占點便宜。

  陳向熙歪頭想了想,「好啊。」

  連晨翔正要開口,陳向熙猝不及防的——

  親了他的臉頰一下。

  一瞬間世界都安靜了。

  連晨翔盯著這個他一見鍾情的少年,笑得像隻傻乎乎的金毛。

  攻略成功了。

  他把人摟緊,回親了他一下,「你親了我,要負責,以後你就是我媳婦了。」

  陳向熙皺起眉,「明明就是你是我媳婦才對。」

  連晨翔笑得眼睛都瞇成條縫了,哪管這麼多,「好好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反正,只要你也喜歡我就好了。

/End.

老實說,這整個AU設定就是從本篇的第一句話開始的。我沒在開玩笑。

下一篇是沒有意外的話是桓易。

评论(6)

热度(25)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