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盾鐵】Wildest Dreams 01

靈感來自基桐太太的MV,暗搓搓放個短短的開頭,不知道會不會繼續寫下去。

總之是個起名廢,劇情廢,OOC我的錯。

後期可能會出現冬寡綠鷹等,第一世為BE。


你相信輪迴嗎?你相信所謂的前世嗎?

*

-1908年,紐約。

  Steven是個布魯克林人。他的曾祖父母是從英格蘭渡過大西洋來到美洲的移民,原本家境不錯,只不過父親好賭,在他七歲時就幾乎敗光了家產,還捲舖蓋逃跑,於是剩母親把他拉拔長大,很不幸地,在他正好滿二十歲那年——也就是去年,母親病逝,自此Steven可說是孤苦無依。

  雖然他沒讀過什麼書,但強壯的體格讓他在碼頭找到了個搬卸貨物的工作,薪資不高,但至少能填飽肚子。

  一天晚上,Steven從碼頭剛回到社區。

  布魯克林的治安一向不好,所以打鬥、收保護費是很平常的事。他瞥了眼巷子底那兩人圍著一個少年的景象,原本決定像平常一樣無視地走過,但他看見了一雙眼睛——那名被圍住的少年,大大的、似乎有星星在裡頭閃耀的褐色雙眼。那對漂亮的眸子在向他求救。Steven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腳步。

  「嘿,」他抓住其中一人的肩,趁對方回頭時給了他一拳。在少年時期他早已練就了一番不錯的身手,想生存下去,就得學會保護自己。「離這男孩一點。」

  那人啐了聲,準備還手,卻被Steven敏捷地抓住手,按在了身後。藍色的雙眼毫無波瀾,兩個小混混對看一眼,識相地逃了。Steven朝跌坐在地的少年伸出手。

  「謝謝。」少年低聲說,在Steven的幫助下站了起來。Steven注意到少年的衣服是相當好的料子製成的,還長的白白嫩嫩,大概是哪家的少爺偷跑出來了。

  他嘆了口氣,說:「小少爺就別來這種地方了,很危險。」

  「我才不小,我十八了。」少年回應。

  「十八?你看起來十六不到。」

  少年哼了聲,整了整衣服。「你叫什麼名字?」

  「Steven。」

  少年瞇起了眼,「金髮碧眼,人稱正直的Steven?」

  沒想到自己竟然小有名氣,但他可不記得自己有什麼能讓人記住的地方。「正直的Steven」是同事給他取的外號,因為他每次有女孩子想搭訕他總是不成功。Steven無奈地笑了笑,「是。」

  「我曾聽家父提起過你。」少年繼續說,「大概有……一千次了吧,他總拿你能“堅守原則”的事來教訓我。」他翻了個白眼。「噢,我是Starks家的Anthony。」

  Starks?難怪長得這麼清秀。Steven想到經常來碼頭的Starks先生——也就是Anthony的父親——生得一副好皮相,Starks夫人據說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生下了兒子果真極為好看。

  「所以,大半夜的,Starks家的小公子不好好待在家裡,跑來布魯克林做什麼?」Steven交叉起雙手,以開玩笑的口吻問。

  「呃,」Anthony的聲音低了下來,「……我是自己跑出來的。」

  Steven嘆了口氣。果然是有錢人家的小孩,沒見過世面,生個氣就喜歡離家出走。

  「我能和你待一晚嗎?拜託。」Anthony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懇求Steven,這招對老管家和廚娘一向很有用。「他們這樣叫你肯定有原因的,正直的Steven?」

  「不行。」Steven搖搖頭,「你得回去,再說我家也沒地方給你睡。」

  「我能睡地板。」

  「唉,你究竟發生什麼?」

  「……我父親安排我明天去“相親”,對方是他合作伙伴的女兒。」Anthony撇過頭,不悅地回應。他從未見過那女孩,但見過她父親,而Anthony一點也不喜歡那老頭,想必女兒也不會好到哪去。

  Steven微彎下腰,與Anthony視線平行,「聽著,要不我送你回家,要不你就待在這,遇上什麼人我可不負責。」

  「他們說你很正直!根本一點也不!」Anthony指責。他小聲罵了句粗話,被Steven說了句「Language」後更不爽了。

  Steven看著Anthony委屈的表情,翹起嘴角,轉身道:「走吧,Tony。」

  「誰讓你叫我Tony的!」Anthony大喊,但仍跟上了Steven的腳步。


评论

热度(9)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