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廢的邊緣人,
易自燃,酷愛寫字,
有著文科夢的理科女,
夢想是隱居或在南極待個幾年,
未來會去挖遺跡還是庸庸碌碌仍是未定數。
社交障礙,性向不明。

【Parksborn】I Told Him That I Loved Him...(短完)

I Told Him That I Loved Him, Was Not Sure If He Heard

CP: Peter Parker/Harry Osborn

Summary: Peter帶著Harry去看了星星。

標題太長放不下hhhh內容與標題不符。

遲來的中秋賀文(雖然跟中秋好像沒什麼關係###

各種私設,兩千字小甜餅,少爺沒變成綠魔。

我也不知道是哪個宇宙……就當是AA+超凡好了……

夾帶私貨盾鐵綠鷹。

*                                                        

  所以當Harry才剛回到他和Peter的那間小公寓(Harry認為小空間會讓他有安全感),他的室友兼男友就從窗戶盪了進來,攬著他的腰又盪了出去。

  「Peter,」Harry勾著他的脖子,略帶埋怨的說,「你能下次告訴我一聲嗎?」

  「噢,抱歉,Harry。」Peter悶悶的聲音從面罩下傳來,Harry能想像的到他現在的表情,有點小委屈的那種。

  這不是Harry第一次被Peter抱著掠過紐約的上空,但每次他都為他所看見的景象所驚奇。紐約像是一幅流動的畫,車潮如同發光的緞帶,他每天得待上好幾個小時的大樓一瞬間變得渺小,從高空俯瞰意外的讓他心情平靜。難怪Peter這麼喜歡在空中蕩來蕩去。

  「我們要去哪?」他問Peter。

  「到了你就知道了。」對方加快了前進的速度,Harry反射性地又摟緊了Peter,雖然他知道Peter絕對不會讓他掉下去。

  最後Peter帶著他來到了一棟大樓的屋頂上。

  「就這樣?Peter,我對你有點失望。」Harry挑起了眉,張開雙臂做了個手勢表示他的不滿。

  Peter摘下面罩,臉上帶著(Harry認為傻兮兮的)笑容,搓了搓頭上的亂毛,「好吧,呃,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這裡是Spider-Man和Harry Osborn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Harry翹起脣角,他當然記得。

 

  Peter和他是青梅竹馬,可以說他們從有記憶開始就陪在了彼此身邊;他們知道對方的喜愛和厭惡,也追過同一個女孩,甚至為了她冷戰過好一段時間,但誰能想到,最後他們竟然走在了一起。

  多麼狗血的發展,起因是一瓶伏特加。很簡單,他們同時失戀了,因為那女孩已名花有主,所以兩人在Harry的家裡借酒澆愁,喝著喝著就親上了,親著親著就脫起了衣服,衣服脫著脫著就滾上了床。

  而Spider-Man是在他們交往後一年出現的。Peter本想隱瞞,但他還是忍不住在惡棍肆虐城市波及到Harry在的大樓時以相當具有保護欲的方式把他整個人抱到了這棟樓的屋頂,Harry覺得Spider-Man的懷抱異常熟悉,沒多久他就發現了Peter塞在背包裡的制服。

  「要解釋一下嗎Mr. Parker?」

  「噢Harry你聽我解釋,我本來已經打算要告訴你了但一直找不到機會……」Peter深吸一口氣,「還記得那次高三的校外參觀嗎?我在那兒被某種蜘蛛咬了,結果就得到了超能力,後來Uncle Ben過世了,他告訴我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而我想我既然有超能力那就該負起一些責任……對不起。」那雙不知道是遺傳自誰的小鹿眼睛直勾勾的瞅著他,Harry原來帶點怒氣的表情柔和了下來,上前一步用自己的額頭抵住Peter的。

  「我不希望你再隱瞞我任何事情了,Peter Parker,紐約的大英雄。」他輕聲說,「老實說我並不喜歡你這個決定,太危險了Peter,Spider-Man上次救我的時候可是差點被摔成重傷。」

  Peter的手放上Harry的腰,把他圈在懷裡,「我會小心,為了你,為了Aunt May。」

  Harry捏了下他的臉頰,「我姑且相信你,但要是你因為這樣進了醫院我會直接送你離開。」他晃了晃拳頭,Peter看著他露出了笑。

 

  Peter在水塔上結好了一張網,抱著Harry躺了上去。Harry瞇起眼,Peter的網是他很喜歡的事物之一,像是張吊床,又像是小時候睡的搖籃。

  「紐約看不見星星。」他毫不留情的說。

  「有的,在高一點的地方就看得到,你看,」Peter為他指出了夏季大三角,「不過沒有鄉下那麼亮就是了。」他聳聳肩。「而且今天還是滿月。」

  「你記得我們逃家那次嗎?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我們究竟有沒有離開紐約。」

  「肯定有的,我們可是走了好幾個小時。」

  「或許只是在不停的兜圈子,因為我很確定我們經過了那間鞋店兩次。」

  「只是也許,嘿,至少我們進過了自由女神像。」Peter眨眨眼。

 

  那一年他們九歲,Harry和他父親吵了一架,因為他不想轉到私立學校,不想離開Peter。

  Peter隔天在學校看著不高興的Harry手足無措,為了逗他開心,Peter想到了一個(餿)主意——就是逃家。於是他們約定放學後各自打包好東西,在公園集合。

  Peter往他的小背包裡塞了好幾袋零食、一支手電筒、Uncle Ben送他的小相機,還把撲滿裡的錢全都拿了出來,趁著Aunt May在看電視時偷偷從後門溜了出來,和Harry會合。

  Harry只帶了他在玩間諜遊戲時用的半故障的對講機和從父親皮夾偷抽的一張卡,其餘的他相信Peter會準備好。

  他們從公園出發,往學校的方向走,不過拐彎的方向跟平常相反。才九歲的小孩認為什麼都是驚奇,一路上他們買了甜筒(很不幸地Peter的被一個騎自行車的青少年撞掉了,所以兩人只好分著吃);在玩具店裡拿著展覽用的模型打起了精靈對矮人的戰爭,老闆氣急敗壞的想把他們趕出去,結果Harry照著他爸平常與人發生爭執的解決方法——掏出信用卡,說一句我全都買了(最後帳單寄回家時Norman的表情可謂精彩紛呈);經過了兩次同一間鞋店後再次用Harry的信用卡跳上了往自由島的渡船。

  遊客們忙著合影留念,他們只是待在欄杆邊,Peter興奮地看著不遠處的曼哈頓;一切的熙攘彷彿離他而去,Harry有股待在這兒不走的衝動。

  回到本島後,他們繼續走,走了好幾個小時,一直到Harry累了,實在耐不住睡意,Peter才用公共電話打給了Mr. Osborn,司機很快就來接人了。

  兩個人到家都被好好教訓了一頓,不過總算是有好事發生,Norman放棄了讓他兒子去私校的想法,他可不想再經歷一次小孩逃家。

  Harry回到房間,拿出日記,在空白的一頁寫上:「THE BEST DAY EVER」

 

  「嘿,是Iron Man,還有Thor。」

  一道金紅色的身影伴隨雷聲從天上劃過,紐約的每個居民都知道,這只有一個可能性:瘋狂的反派入侵城市,復仇者該出動了。果不其然,沒多久Harry就聽見了Hulk的怒吼。

  「去幫忙吧。」Harry示意Peter。

  「我很快就回來。」Peter略帶歉意地說,拉下面罩,輕盈地躍下大樓,往復仇者大廈的方向盪去。

  滋啦一聲整個城市陷入了黑暗,下頭的居民大聲詛咒把他們的電偷走的反派。

  Harry愜意地把雙手枕在腦後,涼風吹過,星星的光似乎又更明亮了些。

 

  「嗨睡衣寶寶。」Tony向剛降落的Peter打了聲招呼。「很高興見到你。」

  「我也是,Mr. Stark;噢,還有隊長,」Peter向Steve敬了個禮。「Miss Romanoff、Mr. Barton、Hulk。」

  「哇喔Electro,好久不見,嗯,還有這個大頭……」Peter蹲在屋頂上,歪著頭思考另一個反派的名字。

  「那是MODOK。」Natasha好心提醒了他。

  「噢,對了,MODOK,不好意思我的記性不太好。」Peter抬起手,蛛絲糊了MODOK一臉。

  復仇者們沒費太多力氣就收拾了兩個反派,戰鬥結束後Steve朝Peter豎了個大拇指,「Nicework, kid.」

  「謝了隊長。」

  「小蟲你要不要來吃烤肉?不然都被綠大個吃光了。」Clint往Hulk投去哀怨的眼神,對方朝他得意一笑。「鐵罐說今天是中國的中秋節,得烤肉賞月才行。不過我想這只是他又想跟隊長秀恩愛的藉口。」他又哀怨的看向復仇者的兩位領導,噢不,他們已經開始卿卿我我了。

  「嗯,不了,我還有約會。」

  「WHAT連小蟲都有對象了!難道我是唯一單身的超級英雄?」Clint大叫。

  「還有Hulk啊。」Natasha不緊不慢地說,「而且別表現的好像是你第一天知道Peter不是單身一樣。」

  Clint傷心的決定他要回去再吃一盤小甜餅以解憂愁。

 

  「歡迎回來,大英雄。」在一片漆黑之中Harry並不能看清來人,於是他伸出手,正巧抱住了他的腰。「沒受傷吧?」

  「沒有。」Peter搖搖頭,爬回網子上。Harry的頭靠在他肩上,兩人都看不清彼此的臉,但呼吸與體溫依然熟悉。

  「據說今天是東方的中秋節。」Peter說,「中國傳說裡月亮上有兔子在搗藥,男人在伐桂,還有孤單的仙女。」

  「有兔子和男人作伴仙女怎麼會孤單?」Harry輕笑。

  Peter突然不答腔了,翻身把Harry壓在了身下,對方推了推他的胸膛,他不為所動。

  「耍流氓啊Mr. Spider-Man?」

  「……Harry。」Peter的語氣一瞬間認真了起來,「我愛你。」

  「我們結婚吧。」

  Peter這麼說,執起Harry的手,Harry感覺到冰涼的金屬貼上了他的無名指。

  「好。」

  Harry毫不猶豫的點頭,等到Peter替他完全套上戒指後,按住他的後腦勺,給了他一個長長的吻。

/End.

*自由女神像那段是亂掰的,真的要上去看得提前好幾個月買票,就當Osborn家勢力很大好了XD

评论(1)

热度(24)

© 商柒|Powered by LOFTER